姓:  名: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字故事 > 好听又有趣的食物昵称

好听又有趣的食物昵称

2016-01-29 10:32:03 来源:随便吧趣名网 责任编辑:趣名网

很多国外引进的食物,到中国后都被改了原来名字,起了另一个昵称。

鸦片,乃是opium的音译不提;好玩在鸦片另有一个中文名,叫作“阿芙蓉”,乍听之下,还以为是犯毒瘾的,特别钟爱其气味芳香,定的美名。实际上一琢磨:鸦片在阿拉伯语里读作Afyum,那不就是“阿芙蓉”吗?

拿铁,意大利语写作Caffèlatte,法语写作Cafeaulait,读作“欧蕾”,其实意大利语latte和法语lait都是牛奶。这咖啡说白了,大可以叫作“牛奶咖啡”,但稍微想一想:中文读作拿铁,听起来范儿十足。

Ordinedeifratiminoricappuccini,中文译作“嘉布虔小兄弟会”,是基督教某支派。这一派人喜欢穿浅咖啡色袍子。意大利人后来发明了一种咖啡,因为是奶泡打就,色彩特殊,很像嘉布虔派的袍子,于是借了cappuccini起名,这就成了卡布其诺(cappuccino)。这字眼儿选得有讲究:一杯奶泡咖啡,叫卡布其诺,听着就活泼、俏皮。

DavidBeckham,大陆译作贝克汉姆,广东人译作“碧咸”。你用普通话念碧咸,念到死都觉得风马牛不相及,但用粤语一念,就觉得音极近。

kiwi翻译成“奇异果”,真是神来之笔,意音皆近;

milkshake翻译成“奶昔”,前一半是意译,后一半是音译;

salmon翻译成三文鱼也是源自粤语,一如sandwich翻成三文治,只是很容易让人疑惑:三文治和三文鱼有没有远亲关系?

香港人至今称呼某种水果叫“士多啤梨”,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很神秘,细一看是草莓,再一想就明白:strawberry,直接音译过来啦。

葡萄牙人拿来做早饭吃的煎蛋omelette,粤语里叫作“奄列”。

把eggtart译作蛋挞,也是粤语创意。

在广东茶餐厅,吃到“班戟”这玩意,第一次见,会以为是班超之戟;看模样,又不太像戟;再一看,是平底锅摊薄饼的音译。可见广东人的译音用字又险又奇。

实际上,因为粤语读音引入甚早,所以至今如布丁(布甸)、奶昔、曲奇、芝士这类西式茶餐的惯用词,大家都习以为常,把粤语称谓当作惯用词了。甚至日语うどん,被翻译成中文乌冬面,其实也是粤语发的端。

Russiansoup(俄罗斯汤),用上海话一讲,就成了“罗宋汤”;

葡萄牙人拿来做早饭吃的煎蛋omelette,广东人不是管omelette叫“奄列”,上海人偏要出奇,用吴语念作“杏利蛋”。

欧陆面包toast,广东人叫作“多士”,上海人就抬杠:就得叫“吐司”。

土豆又叫洋芋,地瓜又叫番薯。大家听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但细想来,洋者洋人也,番者番邦也——这俩货还真像洋芹、洋烟、胡桃、胡瓜一样,是从国外来的。然而本土化得实在太好,以至于现在如果有男生对女朋友说:“我给你备俩外国菜⋯⋯一个烤地瓜,一个胡萝卜炒土豆丝,怎么样?”不挨耳光才怪。

每种食物的昵称都是有不同趣味的来历,但当要请客人吃饭时,这点是需要注意的,不然就可能会闹出笑话。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