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当前位置:首页 > 姓氏名人 > 女状元傅善祥被东王睡 最后沦为东王的性奴

女状元傅善祥被东王睡 最后沦为东王的性奴

2016-08-24 17:43:49 来源:随便吧趣名网 责任编辑:趣名网

东王睡傅善祥

舻声听未了,山水送孤帆;对面青如画,回头绿满岩。半空云袅袅,一带水巉巉;船尾澄流迥,峰腰旭照衔。青疑留古岸,翠欲上征衫;流响惊凫雁,浓荫郁桧杉。

据说,这首把山水行舟的情景描绘得活灵活现的清新秀丽的五言律诗是南京才女傅善祥在太平天国科举考试中的杰作,而她因为这首诗夺得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然而,就是这位才貌双全的一代才女后来竟成为了太平天国第二号人物东王杨秀清的贴身女官,继之成为了宠冠王府的地下夫人。白天,傅善祥为东王批发奏折,起草文件;夜晚,傅善祥与东王同床共枕睡觉,俨然一对事业上的伉俪。那么,才貌双全的傅善祥如何成了东王床上的女秘书呢?这还要从他的身世说起。

傅善祥出生于南京城里的一户书香人家,父亲以开馆授学为业,膝下有傅善祥与姐姐傅鸾祥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父亲影响下,两姐妹自幼攻读诗文,堪称一对才貌俱全的姊妹花。太平天国人主南京那年,姐姐鸾祥十八岁,妹妹善祥年方十六,都被太平军收编到“女馆”中。

“女馆”就是太平军作战时期的“女营”。虽然已到南京后,改名“女馆”,不再参加战争,但编制仍然是军事化的。馆中成员经常要参加挖濠沟、挑砖石等劳动,晚上则听牧师传道,生活安排得十分紧张。傅善祥姐妹都是娇弱的书香千金,这样的生活真让她们吃尽了苦头。傅善祥有一首诗可以说是她对这种生活的感受:“虾蟆座上闻新法,蟋蟀灯前忆旧欢;来日鸿沟还有约,暂谋将息到更阑。”

不久,傅家姐妹出众的才貌引起了太平天国诸王的注目。几经甄选,姐姐鸾祥被送入天王府,妹妹善祥则被分派到东王府内。傅鸾祥先是在天王宫掌理宫制诰事,几经周折,被颇解才情的天王洪秀全看中,遂收为宠姬。与洪秀全闲聊时,傅鸾祥无意间谈到了她的妹妹傅善祥,流露出挂念之情。洪秀全一听便动了欲念,心想何不把傅善祥也收进天王府里来?既可以让她们姊妹团聚,自己又可以同赏一对姊妹花。

此时的傅善祥已从东王府的“女侍史”升为女簿书,住在花木扶疏、鸟鸣鱼戏的紫霞坞里。她的锦心绣口的绝世才情和温婉绰约风姿,已深深打动了在刀光血影中拚杀出来的东王杨秀清。此时的杨秀清东王正悄悄地对她倾注着宠慕之情。突然听说天王索要傅善祥,杨秀清十分反感,他越想越恼火,决定找个办法打消天王的念头。

想来想去,杨秀清想到了科举考试份上。太平天国的科举制度是仿照了明朝的,只是考期不定。每遇国家大典及诸王重大喜庆之事就开科取士。过去的科举考试女人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既然太平天国提倡男女平等,何不再做开设女科的创举?一旦开了女科,凭着傅善祥的才学,金榜题名是没有问题的,等她有了功名。天王再想打她的主意,也得有所顾忌了!

这一年刚好是杨秀清四十岁的生日,他趁机提出分男女两科开考取土,取得了天王的同意。科考开始,天王钦派妹妹洪宣娇为女科的正考官,副考官有两位,一位是安徽人王自珍;一位是湖北人张婉如。当时应试女子达二百人之多。书香门第出身的南京女子傅善祥,因受家传翰墨之熏陶,经书典籍无所不通,诗词歌赋了然于胸,才思敏捷,文如泉涌,顷刻间下笔万言,处处精华,字字珠玑,便一举夺得头名状元。洪秀全除赏赐黄缎一匹、红绉二匹外,又特赐花冠锦服,洪宣娇亲自为她戴花,傅善祥披红挂彩,跨马游街,一路上锣鼓笙箫,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游行三天,城中百姓夹道争看,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京城,“但见街头巷尾中,众口连呼傅状元”。

既然是状元及第,就不便将傅善祥不明不白地收进后宫。洪秀全这才发现了自己的疏忽。虽然悔恨无尽,但事到此时他也无可奈何,只好放弃了原先念头。不久,傅善祥被东王封为东殿尚书,批答章奏,撰写来往公文,参与机要,不仅成了东王府运筹帷幄的得力助手之一。洪秀全不能公开收女状元为妃,那杨秀清也更不能公开纳傅善祥为妾,虽然与她卿卿我我,朝夕相伴。但也只能是他明铺暗盖的地下夫人。

不久,太平天国内部矛盾激化,傅善祥对此情况颇有微词,天王洪秀全心想既然得不到她,还不如回了她,便想方设法毁掉傅善祥。杨秀清知道后,便先下手为强。他趁傅善祥偷吸了几口鸦片之机,大治其罪。不但免了她的官职,还给她带上枷锁,押到街上游街示众,最后又把她打入了天牢。如此一来,把这位女状元折腾得七魂出窍,生不如死。

在狱中,傅善祥痛不欲生,给杨秀清写了一封带泪的书信:

素蒙厚恩,无以报称,代阅文书,自尽心力。缘欲夜遣睡魔,致干禁令,偶吸烟,又荷不加死罪;原冀恩释有期,再图后效,讵意染病二旬,瘦骨柴立,似此奄奄待毙,想不能复睹慈颜。谨将某日承赐之金条脱一,金指圈二,随表纳还,籍中微意,幸昭鉴。

此信看似为诀别书,但傅善祥别出心裁地附带呈上了一件自己贴身的粉红色兜肚,实欲唤起杨秀清的念旧之心。杨秀清果然睹物思人,想起了傅善祥平时里的万种风情和绝世才情,不由得怦然心动。他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天王的招数而采取的临时措施,看到此情此景,便不由得下令释放了傅善祥,并官复原职,依旧住在紫霞坞里。吃了这一次苦头,傅善祥彻底收敛了锋芒,更死心塌地做杨秀清的地下夫人了。

其实,傅善祥起初进入东王府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她只是对英俊高大的杨秀清充满了无限的敬佩之情。当然,当时因为太平天国面临的局势十分严酷,出于对贤能之士的渴求,杨秀清还能真正地重用傅善祥,使其所学能有所用。但是随着局势的逐渐稳定,杨秀清的个人私欲也在迅速地膨胀。通过权势,杨秀清把才情出众的傅善祥变成了他床上的宠物,强行夺走了傅善祥的贞操并长期把她霸占。此后,傅善祥的工作与国事政事无甚大的关系,而是作东王发泄性欲的工具。从此,才女变成了“宝贝”,玉人变成了尤物。

面对日益恶化的局势,聪慧过人的傅善祥也闻到了空气中血腥的气味,不断地劝说杨秀清改弦易辙,注意善待部下与同僚。但是已经是鬼迷心窍的杨秀清哪里听得下不同的意见,刚愎自用的人格品质暴露无遗。他不但当众斥责傅善祥“干政”,而且过后还觉得不过瘾,又命人把傅善祥狠狠鞭笞了一顿。

终于,在1856年的8月,“天京事变”爆发了。在洪秀全的密令下,韦昌辉连夜率三千亲兵赶回南京,在燕王秦日纲的配合下把东王府杀了个鸡犬不留,两万多太平军将士身首异处,尸体丢在秦淮河中,河水染成了红色。接着洪秀全反戈一击,又把韦昌辉杀死。整个天京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在那段岁月里,天京变成了令人心惊肉跳的一个人间地狱。

关键词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