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名字故事

北新桥地名的由来_北新桥地名故事大全

发布时间:2016-02-29  作者:趣名网

北新桥地名的由来是一段非常悠久深远的故事,关于它的传闻有着许许多多的版本,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接下来本文就为大家分享北新桥地名的故事。

北京曾有过数十座古桥,他们都修建于元明清三代,如今有的还存在,如高粱桥、卢沟桥;但更多的是只留下地名了,如像北新桥、白石桥、酒仙桥、东不压桥、李广桥……,比起民国时期,北京路面已经增高了半米多,很多桥都只能拆掉栏杆被埋了起来。

古时候北京是一个河湖纵横的水乡。明清时期,文人们说北京是杨柳依依赛江南。北京的地名,称作湖的,有太平湖、陶然湖、龙潭湖、柳荫湖、莲花湖;称为潭的有积水潭、玉渊潭、韩家潭、黑龙潭;叫做海的,有北海、中南海;叫淀的,有海淀、金盏淀。想当年这么发达的水系在北京的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商业流通乃至政治军事等方面,都有着重要大的作用。

伴随着历史的变迁,北京城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原来的河湖水系,有的被埋在地下成为暗河,而有的早已成为了平地,现在随便拿一张北京地图过来,会发现一些一点水域都没有的地方,却依然有一个与水有关的名字:毛家湾、苇子坑、金鱼池等等,即历史给北京留下的痕迹。

在北京的东直门内大街、交道口东大街与东四北大街、雍和宫大街,这四条大街相交的街口,就叫北新桥,这里既没有水也没有桥。有关这个北新桥,有着丰富的历史和传说。

说来话长,要说北新桥得先看看这里有没有河,要说河就得看古代北京水系流域的变迁。自从隋朝开凿了京杭大运河以来,北京的水系就和南方挂上了钩。在元朝的时候,北京城的水系众多。通过通州大运河漕运,可以直接把船从南方一直开到城北的积水潭。那时的积水潭是一片很大的水域,比现今要大多了,运输的船只都在那里卸货。据《元史》记载,元世祖忽必烈,为解决江南漕粮运抵大都城的问题,封郭守敬为都水监,命他引玉泉山的水以通漕运。长江流域的巨船能畅通无阻地驶进元大都的积水潭,而这时在东直门内,从运河上叉出一条东西向不大的小河沟子,河沟上有个木板子,这就可以算这里的桥了。所以这里并没有严格的建成一座有桥基、带栏杆的石桥。等到了明代,北京地下水位下降,流经北新桥这个地方的那条河沟子转为地下,像桥一样的木板子也就没有了。

北新桥在北京的出名,是因为刘伯温姚广孝锁龙的传说。在传说的各种版本中,有的说是道士刘伯温干的,有的说是和尚姚广孝,还有的说是他们俩一起干的。可在历史上,刘伯温比姚广孝要大上一百多岁。在这里,就先按照他们俩一起干的说,反正都是传说,和尚道士都齐全了岂不更好么?

话说明朝永乐皇帝打算从南京迁都到北京,重建北京城。因为元大都在战乱中已经几乎被夷为平地,仅仅剩下城墙和几座大规模的寺庙了。元代北京的地下水很丰富,挖井只要挖个一米多深就有水冒出来,但北京的水还是苦水,比较涩。北京的甜水主要在西山中的玉泉山,清代黄帝喝水要用水车出西直门,到玉泉山去拉水。因此,人们都说北京这块地方当年是苦海幽州,在远古时代这里曾是一片汪洋,而北京的水系有几个地方都通着大海,那些地方就是海眼。这些海眼就是龙王从大海里到城市水系中的通道,弄不好还会引起海水倒灌淹没北京城的。所以北京的地下凡是有水的地方就会龙王存在。龙王只要在哪里一折腾,哪里就发大水泛滥成灾。由此,北京的传说中的“镇物”这一物件,就往往是用来镇住海眼,不让海水泛滥的。

龙在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可是在佛经和历史上仍有多的记载。传说中的龙有善有恶,主要掌管水系。在古代,凡是有了洪涝灾害,干旱了发大水了,人们都会去求龙。这时人们把龙尊为王,称为龙王,再亲切一点,尤其是在北方就称作龙王爷。而龙要是作恶的话,也总会有比它法力高强的人前来降服他。这时的龙就不是被人们烧香上供的龙王爷了,而是作恶多端的孽龙。中国古代关于孽龙作恶的神话浩如烟海,北新桥的就是其中一例。这里还不是单单一条孽龙,而是孽龙父子联合起来作恶。

有关北新桥的故事是这样说的:明朝修建北京城的时候,北京地下水里的孽龙们潜伏起来,直到北京城修完了。刘伯温姚广孝正准备回去见皇帝交差。有一条爱捣乱的孽龙知道刘伯温姚广孝走了以后,就带着他的龙子,顺着地下的水道乱窜。父子俩来到北京城底下,看见一处海眼就往上撞,不想非但没撞出去,龙头上还撞了一个大包,原来上面有“镇物”。接着,龙公、龙子又撞了好几处海眼,脑袋都撞肿了,也没撞出去,他们心里真是恨透了刘伯温和姚广孝了。这一天,孽龙父子走到北京城的东北方,又看见了一处海眼,龙公带着龙子又一撞,没想到,这回一撞就撞出了地面,从这块地方出来了,当时这里还没有北新桥这个地名呢。

龙公和龙子撞出海眼后,龙公变成了一个老公公,龙子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父子俩带着水就上来了。海眼的水,还不厉害吗?一眨眼的功夫,这个海眼的东南西北全成了大河了。附近的老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唯有龙公、龙子,浮在水面上走来走去,透着那么洋洋得意。

这时,早有人报告刘伯温和姚广孝了。刘伯温、姚广孝换好衣服,各自拿着宝剑,飞快地向出事地点奔来,开始了抓龙行动。刘伯温、姚广孝和孽龙父子具体怎么打斗的情景,就完全靠人们来想象。可以参照古代历来的笔记和小说,究竟他们怎么对打的,谁也没见过。总之,单凭一个龙公,刘伯温和姚广孝是能够制服的;单凭一个龙子,他们更是手到擒来。可是孽龙父子俩联手,刘伯温、姚广孝就吃不住了。他们一剑比一剑慢,眼看就要败了,正在这个紧要关头,眼前云光一闪,只听龙公“哎哟”一声,就躺在水面上了,身上鲜血直流。这事来的很快,不但刘伯温、姚广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龙子也愣住了。他们正往对面寻找人影的时候,就听有人大喊了一声:“刘军师、姚军师,快拿小龙,我乃大宋朝岳飞是也。”刘、姚二人这时才猛然醒悟,原来是岳飞下凡前来帮忙了。他们猛然高叫着让岳飞留步,这时岳飞没影了。刘伯温、姚广孝二人捉住了两条孽龙,北新桥东西南北的水,也就随着落下去了,并且永远也不会再涨起来了。

随后,刘伯温、姚广孝用大铁链子把孽龙父子锁了起来,之后他们倒有些为难了,把这大小两条孽龙放在哪里?他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龙公锁进他们冒出来的海眼里,海眼上修一个深深的井筒子,把长长的大锁链子从龙公身上拴到井边的一根大铁柱子上。井上再修一座三间大殿的庙宇,把整个井罩住,井就在正殿里。庙里供什么神像呢?刘伯温、姚广孝想起帮他拿住龙公的不是岳飞吗,就供岳飞吧。于是,北新桥十字路口的东北角,就有了这么一座精忠岳庙。这座庙的始建年代不可考证了,也为故事增添了几分神秘。

龙公在被锁进海眼之前的时候问刘伯温道:“刘军师,难道要关我一千年、一万年吗?什么时候我才能出来呀?”刘伯温说:“等这个路口的桥旧了,修起桥栏杆来,就是你的出头之日。”打这儿起,为了不让龙公再出来作乱,人们就把那座平板似的小桥叫北新桥了,而它上面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桥栏杆。

姚广孝把龙子锁在崇文门下的海眼里,龙子也问:“姚军师,难道关我一千年、一万年吗?我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呀?”姚广孝说:“只要你听见开城门的时候打典,就可以出来了。”典也是一种古代的报时器,样子和大个的编钟相仿,也是由人来敲击的。打这儿起,崇文门开城、关城不再打典,一律改为打钟。而其他城门在关门时继续打典,从此,北京就有了“九门八典一口钟”的说法。而当人们看到北新桥北边的那座岳飞庙,就更相信这个传说了。

孽龙作恶被刘伯温和姚广孝二人压在了一口井里。那口井很深,从井口往下看,凉飕飕阴森森,黑戚戚看不到底。井沿儿的铁柱拴着的那根铁链老粗老粗,从井口一直垂下去,看不见头,谁也不知道底下到底拴了个什么。人们都说深夜里能听见铁链子哐啷啷响,井水也哗啦啦动荡。因为夜深人静,声音听得真真的。岳飞庙里有常住的和尚,据说还负责给龙公喂饭,是每月给老龙喂一回米面,米面倾倒下去,就跟有什么东西在里头翻腾似的,井水哗啦哗啦翻腾起水花,井水汹涌往上长,情景更是十分唬人。谁也不敢动一动那根铁链子。人们对那口神秘的井始终怀着恐俱敬畏之意,从来不敢有非分举动。这情景一直延续到北洋政府时期。

据说有个外地进京的军阀,具体是谁已经不可考证了,听到这口井的传说以后,引起了好奇心,非要看看铁链子底下到底拴了个什么东西。任凭旁人怎么劝,他也一意孤行。军阀的士兵一节一节往外拽,眼瞅着井边的铁链子越积越多,铁链子还没拽出头,好像拉不完似的,拉出的铁链子从庙里一直堆到庙门外头。怪事也开始出现了,井深处哗啦啦响动起来。越往外抻链子,水声就越大越吓人。到最后,竟然跟翻江倒海一般翻腾起来,水花溅出了井口。这可把在一旁督战的军阀吓得胆颤起来,他急忙命令,别拽了,把铁链子全一股脑儿给扔了回去。

从那以后,北新桥路口的这口井在人们眼里更神秘了。人们都传说那口井真的通着海眼,后来有人说要把井封上,正要办的时候,日本鬼子来了。

日本人觉得这井里有抗日的士兵藏在里面,就下令说要把那条铁链斩断,可是那铁链十分坚固,根本就弄不断。后来,日本人说要把链子从井里拽出来,结果没有拽完就放弃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当时的目击者本来就不多,即使有到现在也几近耄耋之年了,当年的情景已经不能确认了。只是人们的传说越来越走样。传说日本人在井口边一拽就是七天,拽出来的铁链堆了十几米高,这时,井底渐渐的传来一阵阵类似海啸的声音。日本人害怕了,又用了七天时间把铁链扔回到井里。人们说那时井里还锁着那条老孽龙,有人说如果铁链被拉出来了,就会有水从井里喷出,淹没整个北京城的。事实上在当时,庙、井、井底下的铁链子是肯定有的,而且日本的宪兵司令部就在北新桥这一带,常有日本人在那里巡逻。至于日本人是否要搜查精忠岳庙,是否去那口井旁拽铁链子,就都不能确定了。很可能,这是人们为了表达对侵略者的鄙视和憎恨而编造出来的。

可以肯定的是,到了抗日胜利后,曾经有北新桥的肉铺、棺材铺的三个伙计,他们相约,把井底下的铁链子拽上来,看看井里到底拴了个什么东西。三个小伙子晃悠着膀子到井边上,开始往外拽那条令人谈虎色变的粗铁链子。那铁链子有小孩的胳膊粗,一环扣一环套在一起,倍儿沉。三哥小伙子一把一把地朝外拽。脚边的铁链子越来越多,越堆越高。旁边围观的人的心也越提拎越高,都为他们捏着一把大汗,不知最后是什么命运在等待他们。拽到最后,拽上一个拴在铁链子上类似计量粮食的斗似的铁玩意儿,跟着又拽出一个,再接着又拽出来一个。拽出几个铁斗以后,终于拽出了一条龙——一个拴在铁链子尾上的三尺长的铁铸的龙。

难道这就是那条苦海幽洲的老龙王么?其实它还不是一条龙,而是一种神兽,中国古代就有把铜铁铸造成神兽沉入河底来祈求别发水患的风俗。北新桥井里的这条铁铸的神兽应该也是古代人们祈福用的。

随着时光流逝,岳飞庙被废弃改成了个花店。再后来,那花店着了火被烧毁了,但还没有完全倒塌。北京人喜欢讲故事的才能在这里又开始起作用了。都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还有传说从井里出来了一个浑身都着着火的猴子跳进花店把花店烧毁的。当时还有许多目击证人,说得真真的。

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岳飞庙还有部分的残存建筑,最后才拆掉修建了商场,拆庙时四周围着席子,很多人想看却都没有见过相传的那口井。但盖商场也没有破坏那个井,做了个暗格,把井砌进地下了,多少年都没动静,人们也渐渐淡忘了。但商场的售货人员都肯定,在一进门的地下就是那口井。

直到商场又拆了,修建地铁五号线北新桥车站时,基坑里施工中挖出一口古井。这口古井位于北新桥车站基坑的东南角,当挖土机正在进行土方挖掘时,在距地面不到两米处挖出了这口井。井口直径大约1.2米,但这口井有半面已经坍塌,当挖到仅十米深时,井下渗出水来。砌井用的青砖有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砖上正中间都有一条半厘米宽的沟槽。这口古井到底属于哪个朝代,它是不是传说中锁住龙王的那口井,以及这些青砖上的沟槽有什么功能还没有定论。这口古井发现后,还有人说,这里原有两口井,一口是锁住龙王的,另一口是看守岳飞庙的人打水用的。

有关北新桥的故事差不多也就这些了,凡事都有个来龙去脉,都有个它的缘由。一座古桥为什么能引出这么多的故事和传说,只怕要从北京城的水利事业和民间信仰等多方面说起了。古代北京的多水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优美的风景和丰饶和物产,但也带来了洪涝灾害。尤其是北京南边的永定河,这条河所含泥沙量达,在清代,就有记载永定河多次决口泛滥。以致使北京城城门以内的积水就达到数米深,常常有人员伤亡。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人们对传统的信仰是十分虔诚的。有了水患,人们会认为是龙王作怪,因此在河湖岸边修建龙王庙,以祈求龙王不要发水灾以保佑平安。北京周边各处的龙王庙一向香火鼎盛,而龙王庙、关帝庙、岳飞庙中一向是住道士的,再加上长期已久的佛教信仰,在许多故事中,和尚和道士就总会同时出现,降妖伏魔。在北新桥的传说中,出现龙王作恶、僧道合力在岳飞帮助下镇压龙王的事情也就不新鲜了。

北新桥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作为世居北新桥附近的人,我从小就听遍了胡同里关于北新桥的传说,也曾想作为一个社会学的项目搞下去。但是,我发现在讲述北新桥这个故事时,难免加入自己的创作,这正是一个活生生的,原生态的案例。我小时候听老人说这件事,等我老了以后,外来的游客就会向我打听这件事,那时候我如何讲述?我的讲述中会有多少是史实,又有多少是我无意中的加工呢?不论怎样,北新桥的故事,恐怕还要这样流传下去吧。

上述的内容就是本文为大家分享的北新桥地名的由来故事了,看完整篇文章之后是不是会觉得有着许许多多的传说色彩呢?当然,也是有着非常多的切实的故事。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