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城市别名花城的由来

2016-02-03 17:45:33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花城.jpg 

广州以前有个别名叫做“花城”,其实现在也有很多人知道。初冬是广州鲜花最多的1个季节,历史上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全城盛开过如此之多的鲜花,不知道“花城”的别称是否因此被重新刻写在城市未来的记忆深处?这要问未来的市民才知道。

据说西汉时期,陆贾出使南越国时就发现岭南人爱种花、插花、戴花,屋前屋后,厅堂房内也都摆满了花,便赞誉这里都是“彩缕穿花”的人。汉代的广州,随着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的兴起,广州就引入了海外各种花卉,到了唐代广州的花卉已经名扬神州。

花给广州带来香,带来美,还不知道养活了多少广州人。广州是中国最大的花卉主产区,据说一年的花卉总产值几10个亿,占了全国的15%.不过这花已经是生意了。托老天爷的福,广州地处亚热带,长夏暖冬,常年有花可赏,才有百万赏花人。

其实广州“花城”的别称在我的印象中,与灿烂和恢弘似乎没有太多的关系,儿时的花城记忆的场景有二:一是春节的花街,二是秋季的文化公园菊展。如果要说场面的灿烂和恢弘的话,那也算吧。一年一度的花街年三十晚,人人喜气洋洋手擎一束春,从中心花市缓缓地散开到附近的一条条马路,一条条五彩缤纷的花的河流,1个个笑意盈盈的人的面孔,煞是壮观温暖。而每到秋天文化公园的菊展就是城中老少必去的聚会了。千姿百态的各色菊花,还有巧夺天工的各种造型,总是叫人流连忘返。

在不是新春也不是秋天的季节,花城广州的花在千家万户里头。男人爱弄盆景,俗称树仔头,女人爱养花,小学生也会种上一盆落地生根1个星期不用浇水的肉质植物———玉莲。家家有绿意,人人爱养花,一点都不夸张。那时候广州人的人均居住面积比现在小多了,真正应了那句话:室雅何须大。那时没有什么富人,基本都是穷人。平民百姓的别称是草根,我看花城广州的平民百姓应该叫花根,因为草是花的天敌,拔草是养花人的基本功。

说到花城广州的花,不能不说的是2种性格截然相反的长在树上的花,一是冰清玉洁的白兰花,再就是火红漫天的木棉花。白兰花一到开花的季节便是满树芬芳,连一片片地掉落在地上的花瓣都是香得那样沁人肺腑,甚至花瓣枯干时还是那样香气幽然。而木棉花则不然,花开叶落,红霞满树,到花落时节,绿芽又生,一年一度,大悲大喜,大彻大悟,令人感动。不得不说的还有木棉花的骨气,谁都没见过木棉花是一瓣一瓣飘落的,落地必是全花!更深夜静时分,木棉花落地的声音的那种悲壮,一声一花,一花一下,真个是能听得你惊心动魄的花落的声音!木棉花被尊称为英雄花绝非浪得虚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但除了木棉,花的本质在广州都不是属于英雄主义的。在广州,花的本质属于浪漫主义。梅花的傲然,牡丹的华丽很难入得了爱花的广州人的花眼。广州的花是安静、随性而散漫的,只是在现实和理想之间稍稍做些不动声色的铺陈。居室庭院里的花,淡雅是最高的境界,万紫千红的花一般都挂在墙上———那是画。案头花色淡,壁上画色浓,动静呼应,浓淡相宜,这就是花城广州很多师奶的花之语了。

广州的花城之称,说白了其实只是意象而非景象。1个“雅”字已是花城的整个世界。闭眼似乎满城是花,睁眼半朵不见;只闻花香,不见花影,这才是花城的境界。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