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大明末路上的悲壮英雄卢象升 大战高迎祥农民军

2016-09-24 11:35:38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大明末路上的悲壮英雄卢象升 大战高迎祥农民军

崇祯一朝,似乎每一个迹象都在不遗余力地证明着这个时代即将“亡”的命运,每一件史实都像是苟延残喘的回光返照。许多人都看出来了,他们左顾右盼地寻找着自己的退路,准备随时撤离,比如那些朝廷上一面敛财一面乱喷的言官;也有许多人失望了,他们选择了为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为民族的气节,比如洪承畴。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他们用最后的余热固执地保卫着他们深深热爱的国家,和誓死效忠的君主,他们像飞蛾扑火一般试图阻拦历史滚滚向前的车轮,最后只剩得一身污血、一脸尘埃。他们是大明末路上最悲壮的英雄,是那个政权下无力回天的赤子,虽然不可能改变什么。但是我们最好铭记他们,那是一种精神和能量。

我要讲的这个人,不太出名,对历史不太感兴趣的朋友可能都没怎么听说过,因为他着实没能掀起什么转折性的大波澜,不是袁崇焕那样有争议的将领,也不是洪承畴那样无争议的叛徒,他只是个悲壮的末路英雄,牺牲在抗清沙场上的一名总督,卢象升。

卢象升很年轻,是天启二年的进士,虽然是文官出身,却爱好习武,骑射功夫了得。正值明末各地战事吃紧,急需要上阵打仗的人才,因为农民起义军搞得陕西湖北等地十分不太平,当地的地方官性格又都以懦弱胆小为主,时任大名三府兵备道的卢象升就因为行事果敢、治行卓异被皇帝看中,去治理闹乱最严重的郧阳。卢象升接到调令后,在一月之内便完成了交接大名政务、赶往郧阳、完成对接工作等一系列复杂的手续过程,速度之快让人叹服。

卢象升在战场上最初崭露头角是在崇祯八年,我们应该还记得,在那年,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闯到了凤阳崇祯的老祖坟所在地,刨了个倍儿爽后跑路,崇祯气得几乎吐血,立刻调集兵马剿匪,以报刨坟之仇,这被调集来的将领,一个是洪承畴,另一个就是卢象升。当时的兵部尚书要求洪承畴堵西北,卢象升管西南,合夹流寇,一举歼灭。卢象升接到命令的时候是很惶恐的,因为农民军的规模非常大,虽然作战水平不能和官军相比,但是气势和群众基础着实不能小觑。而他的搭档,洪承畴则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自感见识不及洪承畴的十分之一,才力精神更是不敢相比,这是去当“猪一样的队友”的节奏啊!不过崇祯显露出了一贯的“你办事我放心”的慈祥,鼓励了几句,还是赶鸭子上架了。

眼看没别的选择,卢象升便全神贯注准备起剿匪的大事来。高迎祥一行从华阴过朱阳关,进入了河南,张献忠为迎接他也赶往河南,双方胜利会师,直逼重镇洛阳。卢象升瞅准了这个机会,先带人到汝阳守卫,彼时高迎祥等部已是百里行军疲惫不堪,官军一举出击,阵仗涣散的农民军一打即散,随之退却,卢象升赢得了首胜。这场胜利并没有让明军松懈,卢象升很清楚,农民军力量极大,兵源极广,高迎祥的势力不是他和洪承畴一下就夹逼得动的,他不断地鼓舞士气,在士兵中间不分你我,每每亲自上阵督战。崇祯九年,高迎祥出兵滁州,卢象升带人阻击,双方大战,战中农民军一些小首领被击毙,之后队伍就开始松散,卢象升乘胜追击,歼敌无数,据记载,当时河当中都堆满了尸体,以致水流受阻。农民军溃散逃离,折向河南,然而卢大人早料到他们的逃亡路线,布好口袋阵迎敌,大胜农民军。这一仗,高迎祥损失惨重,精锐耗尽,也使得卢象升初有成就,与洪承畴并肩在剿灭流寇“安内”的大战上获得了成绩。

官军势如破竹,卢象升本在安内的大业上聚精会神地跟流民们死磕,却被最新的局势改变了命运。这个最新的局势就是,皇太极又来串门了。这几年清军相对来说是消停的,袁崇焕关宁防线的坚固还是起了很大作用。不过这种安静肯定是暂时的,不提野心,就凭这些关外大爷贫瘠的物资,他们也得时不时来大明问候几声。崇祯九年,清军越过长城,直逼京师门下,崇祯皇帝这几年光顾着在家里打孩子,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位难缠的穷邻居,他紧急戒严京城,然后把能调来的总兵都调来了。出了这等大事,中央什么反应呢?总不能皇帝一个人着急吧,中央的言官立即不负众望地骂了起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兵部尚书张凤翼,不得不说这次言官骂得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个张凤翼本来就是个软蛋,他在漫天的骂声当中哆哆嗦嗦上了抗清战场,和他一起上的是比他还要软蛋的宣大总督梁廷栋,这哥俩听见八旗军的名字就已经尿裤子,更别说杀敌了。就这样,短短几月内,顺义、永清到定兴接连失守。

崇祯桌子上的弹劾奏疏已经像乞丐的头皮屑一样,纷纷扬扬了。

这哥俩也知道自己的前途,看看袁崇焕、杨镐也够了,他们都服下了慢性毒药,选择了一种相对舒服的方法等待死亡。

这一件事让崇祯意识到了边境的重要性,他马上将剿匪有功的卢象升调到宣大总督的位置上。要说崇祯这孩子也真不容易啊,手底下绝大多数都是草包,能用的人恨不得拆开。这一无奈之举却也导致卢象升苦心经营的安内良好之势就此流产,中原战局就此更加恶化。所谓明亡于流寇的悲剧由此注定。

崇祯十一年,多尔衮率领清军联合蒙古再次南下,中央不得不再次戒严京师,召开大会。卢象升再一次表现了他果敢干脆的个性,直接甩出四个字:“臣意主战。”这使得局面尴尬起来,因为当时的辽东监军太监高起潜一力主和,崇祯虽然做梦都想拍死那帮鞑子,却也心里没底儿,听到卢象升有主战的意思,他还是很高兴的,于是送了卢大人很多物资鼓舞其上战杀敌。

十月,清军临近通州,卢象升集结兵力夜袭敌营,他的鼓励誓词也是一贯的干脆利落:

“刀必见血,人必带伤,马必带喘,违令者斩!”

本是个很阳刚的计划,却被死娘炮的太监监军高起潜从中作梗,他很怀恨卢象升跟他唱反调,于是在夜袭的晚上暗暗调走了接应的指挥官,本来夜袭出战相当漂亮,却被这个死娘炮鼓捣了一下满盘皆输。不了解情况的京师又传出了流言,大家纷纷猜测,夜袭突然失败是辽兵倒戈叛变。

卢象升大概气得要喷火了,这才是真正的猪一样的队友啊!我们看看大明最后的故事,就是因为卢象升这样的将领太少,而“猪”太多,猪的存在却是国家存亡的胜负手——多么的讽刺!

不过事实无可争辩,卢象升败了,崇祯一怒之下将其革职,换上了内阁首辅刘宇亮。兵部尚书杨嗣昌出面反对,他说卢象升依然可用,不然一时兵将不识,更要坏事,不如要卢大人戴罪立功任用。崇祯勉强同意,却降了卢象升的衔,并且还是让他和猪一样的高起潜搭档。

卢象升当时肯定要绝望透了,但是君命难违,他只能孤注一掷上路。那是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卢象升抱着必死的心由涿州前往保定,调集各路将领出兵,接着,他忍着巨大的恶心亲手给高起潜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希望他也能不计前嫌派兵增援。这个死娘炮不仅不配合,反而慢慢退去,明显是表示,他不打算合作。卢象升长叹一声,走出营帐,他认真地整好衣冠,向紫禁城的方向缓缓拜谒,最后向皇帝敬了一个完整的大礼,然后回首向将士们和群众大喊,“你我同受国恩,不患生死,只愿马革裹尸为国捐躯,余战数十,今食尽力穷,死在旦夕,不劳父老矣!”动情处涕泪俱下,群众亦哭声震天,送别这支注定有去无还的大明子弟兵。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巨鹿县,卢象升带兵与清军做最后的鏖战,他们射光了最后一支箭,砍断了最后一把刀,卢大人身中多箭,身负重伤,依然在发出坚强的呐喊,直到他的喉咙发出最后一个音节,从他眷恋一生的马背上跌下,年仅三十九岁。

风雨飘摇的末世,有人说这时的历史总是英雄的历史,其实并不是说这个时候少数人可以操纵时间的进程,恰恰相反,他们是那样悲怆地无法力挽狂澜,只是在结尾苍凉的背景下,这些个别人的身世才更加凸显出格格不入的烈艳。

卢象升战死那时,正是黄昏日落,残阳如血。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