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傅作义女儿傅冬菊的下场 傅冬菊晚年为何悲惨

发布时间:2016-08-26  作者:趣名网

“文革”蒙冤“文革”期间,傅冬菊还是被作为“反党”的“阶级异己分子”给揪出来,遭到残酷批斗。傅冬菊非常痛苦,她不理解自己背叛家庭、背叛父亲,入党、闹革命,这些即便没有功劳,怎么也不会有罪吧?怎么倒成了“反革命”了?甚至连当年自己为避免中共公函给傅作义带来负面作用的“扣押公函”事件,也被说成是“扣押最高指示”、“反对毛主席”的“反革命罪行”了,这让傅冬菊尤其接受不了,于是她给毛泽东接连写了两封信才澄清了党籍问题、重获自由。“文革”后,傅冬菊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了13年(1982至1995年),亲身感受到香港步步走向回归的气氛。1995年后在美国与孩子生活了两年,此后,就一直生活在北京。

傅冬菊晚年为何悲惨

晚年的傅冬菊生活窘迫,微薄的退休金几乎让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前些年房改,需要个人将公房买下来,而这象征性的不多的钱,她都拿不出,以致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多次向她催逼房款。实际上傅作义上交了多处私人房产,退回一处给他女儿住,完全合情合理,但没人理这事。

傅冬菊临终那年是2007年,此时她已经卧床2年多,贫困交加,当年平津战役时期求她办事的许多人早已在共产党里身居高位,还有不少是家属子女在西方民主国家享受赃款的裸官,哪个人说句话都能够改变她的处境,但直到临终也没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说,想写一本父亲的回忆录,但最终没有动笔,她说现在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她还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做法。但已经为时太晚。傅冬菊到了晚年,身体每况愈下、多次被报病危,没有资格住公费的高干病房,只能住“特需病房”,这种病房只要付钱,是个人就能住,每天住宿费400元,护理费自己出,两个护理员每天12小时一换班,每个护理员每月工资数千元。

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菊负担不起“特需病房”的开销,护理她的人因为嫌付的钱少,关键时刻甩手走了。后来又找了几个干护理的,开口要价月薪5000元,两个护理员每月工资要支付一万元,傅冬菊及其家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组织”呢?没有因为她曾说服父亲放弃抵抗,让共产党没放一枪就“解放”了北平,立了特殊战功,而免了她的病房费,而是任她自生自灭。

最后,躺在病榻上的傅冬菊已经不能说话了,在2007年7月2日,党的生日的第二天,她终于解脱了一切烦恼。不知她在咽气之前是如何反思的。 

但这还没有结束,傅冬菊不但自己下场凄凉,而且还殃及后代。她的女儿80年代赴美留学时,经济上困难重重,并被有几个小钱的刘姓台商(如果没记错的话)耍弄至堕胎,堕胎费都不给,并不理不问,使她更陷入窘境。此时看在傅作义面子上帮助他外孙女的不是中国,而是1949年前逃出中国大陆的国民党人。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