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傅雷遗书中不断自嘲 也是对文明社会的一种刺痛

发布时间:2016-08-23  作者:趣名网

傅雷遗书中不断自嘲 也是对文明社会的一种刺痛

值得一提的是,傅雷,一代翻译大师,面对的新旧交替,黑白不分的年代,他不是严格意义上叛逆的文人,他反而是一个不断呐喊美好,不断期待希望的精神斗士。这种期待美好,为祖国不断激励鼓舞的士大夫气节的中国文人,却在文革遭到怀疑和质疑,傅雷遗书是对自己的热情的扑灭,是宁可站着生,绝不跪着死的莫大的勇气。

在有名的傅雷家书中,傅雷不断的教育自己的儿子家国天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已经充斥了他的每一个神经,然后面对儿子的出逃和文革的怀疑与侮辱,傅雷再也看不到一点点的希望,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努力最终会落得如此的结果,他无法接受自己的爱国热情被深深的扑灭。家国,这两个最看重的伦理道德开始在傅雷的心中激烈对抗,最终他选择了放弃。

至此傅雷开始消沉,在他的眼前,他看不到希望,士可杀不可辱,这就是傅雷的遗书。一个文人的最大遗愿,他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去点亮,去凝聚新的希望。不管这些希望自己能不能看到,有多远,他都可以付出自己的所有。

傅雷在遗书中不断的自嘲,这也是对社会文明的一种刺痛,他说自己是旧社会的渣滓,他对自己说,光是教育出一个混蛋儿子,在人民面前就已经死有余辜了,如此谦卑的自我反省,如此坦然。这就是傅雷,没有遗憾,面对死亡,他选择去点亮新的希望。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