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丁汝昌到底有没有向日本人投降

2016-07-20 11:44:49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丁汝昌殉国后,牛昶昞、程璧光与日军签署《威海降约》。根据日军保存的据称是丁汝昌手书的两封降书,丁汝昌被清政府当成北洋海军全军覆没的罪人。朝廷不但没有任何抚恤,反而下令在他的棺材上加三道铜箍捆锁,棺材和铜箍均以黑漆涂之,以示戴罪,并砖丘于其原籍村头,不得下葬。那么,丁汝昌到底有没有写这两封降书向日本人投降呢?

丁汝昌到底有没有向日本人投降

 不想: 没有投降的主观意愿

1895年农历除夕,丁汝昌收到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的劝降信。丁汝昌未作任何答复,将劝降信转寄给李鸿章,表示绝不降敌,誓死作战到底。此后数日内,威海卫陆地炮台全失,刘公岛成为孤岛。

此时,丁汝昌已为自己打造好棺材,决心“战至船没人尽而后已”。早在丰岛海战后,丁汝昌便做好了与敌决一死战的准备,他命令各舰仅留一艘舢板,可燃物品、装备一律拆除。这种破釜沉舟的表现,足以证明丁汝昌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没有投降的主观理由。

在困守刘公岛的过程中,丁汝昌先在“定远”上主持作战,“定远”被鱼雷击中后,他又转移至“镇远”继续指挥。2月9日,冒着日军弹雨,丁汝昌登上“靖远”,站在舰首主炮炮位旁亲自督战。“靖远”被击沉后丁汝昌落水,被属下的蚊子船救起后,丁汝昌非但没有侥幸,反而涕泪横流叹道:“天使我不获阵殁也!”由此可见,丁汝昌作为统帅,不但不怕死,甚至身先士卒主动求死,以提振全军士气。

不能:会给清流言官落下口实

另一方面,丁汝昌所处的境地也使得他不能投降。作为一名从旧式陆军成长起来的海军统帅,丁汝昌的能力向来受到质疑。在甲午战前,朝廷言官便弹劾他,甚至污蔑他晕船,“一登兵轮,即患头晕”。

而实际情况是,丁汝昌是好学之人,深知自己的不足后,不但主动学习英语,赴英国接舰期间还受过英国女王接见。同北洋海军其他官兵一样,丁汝昌大部分时间也是在海上生活,即使晕船,也早就克服了。大东沟海战失利后,丁汝昌受到更为激烈的弹劾。朝廷言官罔顾事实,要求罢黜丁汝昌甚至诛杀问罪。

1894年11月26日,光绪帝下旨:“丁汝昌着即革职,仍暂留本任,严防各海口,以观后效。”皇帝的谕旨使清流党劾奏丁汝昌的胆子更大,第二天,又有60多位御史言官上书,集体要求诛杀丁汝昌。他们还怂恿皇帝:“事宜密速,以防该提督线索潜通,预谋逃叛。”

皇帝下旨后的第三天,山东巡抚李秉衡又密陈奏折称,不立即诛杀一两名海军主将,不足以震慑军心。在朝廷言官的屡次弹劾后,光绪帝认为丁汝昌“实属恇怯无能,罪无可逭”,要拿其到刑部治罪,在李鸿章和北洋海军将士的苦谏下,光绪帝才又降旨,令丁汝昌戴罪督阵。“俟经手事件完竣,即行起解,不得再行渎请。”

此时此景,丁汝昌内外交困,心情悲凉可想而知!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投敌叛国,而是力战到最后一刻。

无奈:一身报国恐拖累万人

威海卫陆地炮台被日军占领,“定远”遭日军鱼雷击中搁浅后,刘公岛上的形势更加恶劣。1895年2月8日,一些海军官兵离舰上岸,大批陆军也离开炮台职守,岛上发生了哗变。这些哗变官兵连同岛上百姓千人来到海军公所门前,“哀求生路”。丁汝昌晓以大义,勉为固守,向军民承诺:“若十七日(即公历2月11日)救兵不至,届时自有生路。”至此,丁汝昌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2月11日期限很快就到了,援兵却一个没来。丁汝昌为防军舰资敌,下令炸沉“镇远”,结果“众水手只顾苦求,无人动手。”此时,刘公岛已处于不可控的状态。2月12日凌晨,丁汝昌给李鸿章发了最后一封电报:“吾虽决意与舰同归于尽,然人心溃乱,大势已去矣。”之后,丁汝昌仰药殉国。

丁汝昌死后,牛昶昞、程璧光等人拿着以丁汝昌名义写就的降书与日军接触,最终签订《威海降约》。出于对丁汝昌的尊重,日军没有对刘公岛上的残军大开杀戒,而是将他们遣返回乡。关于降书是否为丁汝昌所写的问题,学界向来有争议。威海本地学者孙建军分析了署名为丁汝昌的两封降书,又对比了牛昶昞致伊东祐亨的两封信,最终从笔迹上认定,四封信出自同一人之手,从而提出降书并非丁汝昌所为的观点。

按照一般的逻辑,如果投降,那么这个人必定是求生,而不会再喝下毒药,做出降而复死的举动。海军史专家陈悦认为,丁汝昌抱着必死之信念是无须争辩的。但如果不作任何交代,一死固然一了百了,日军却未必会放过岛上军民。所以,为换来岛上数千军民生命,丁汝昌宁愿舍弃个人和家族名誉,选择更忍辱负重的结局,这就是他所说的“届时自有生路”。从这个角度看,丁汝昌的形象反而更加磊落。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