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丁子峻通过《申报》找妈妈 自懂事以来从未停止寻找妈妈

2016-07-19 11:34:36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丁子峻通过申报找妈妈.jpg

丁子峻通过申报找妈妈 自懂事以来从未停止寻找妈妈

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了她,第一句会对她说:我很好,“ 你呢?”

就像情人节会想起情人一样,每逢母亲节,丁子峻就会格外想念素未谋面的妈妈,甚至在梦里落泪。出生六个月,妈妈就抛下了襁褓中的他:“不知道离开原因,不知道妈妈的长相,甚至不知道她哪一天生日。”自懂事以来,丁子峻从没有停止过寻找妈妈的脚步,却从没得到过任何有关妈妈的消息。

去年10月,丁子峻在西湖边迎娶了美丽的新娘,主家席上空着的座位成为大喜之日的深深遗憾:“总在最快乐与最失落的时候,想起那个叫‘妈妈’的人。”

“成名后,找妈妈就会更容易吧”,这是丁子峻踏上演艺之路后的小小私心。尽管成名让更多人知道了自己的寻母决心,但真正有效的线索并没有出现。“也许妈妈早就知道我在找她,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方便与我相认。我不敢想太多……”

找妈妈意愿最强烈的时期,是在丁子峻十四五岁时。比同龄人更早熟的他跑去国际红十字会登记信息:“就像中介一样,我把出生时间、地点等数据告诉他们,备了案的人看到后觉得匹配就会来找我。”他因此得到了很多回应,有一些是真的在寻找儿子,很大部分则抱有其他目的。

丁子峻出生在富裕的实业之家,爸爸经常出差,忙着赚钱而没有精力照顾他,父子俩的交流也特别少。“爸爸从来不跟我说妈妈的事。我像是生活在恶人谷里的小鱼儿。奶奶会教我怎么在生活上照顾自己,姑姑会教我怎么在学校里遵守纪律,叔叔会教我怎么念书。”

尽管得到了更多人的关心,一旦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还是最想念妈妈。“小时候我超调皮。我喜欢欺负老师,老师就要召见家长。其他人都是带妈妈去的,我只能带上姑姑。”他让姑姑不要说实话,隐隐的是自卑心理在作祟。

与妈妈有关联的唯一存物是她的照片,但丁子峻刻意不去看。“脑海中的妈妈是戴了假发的我。因为我不像我爸爸,肯定是像妈妈咯!”他笃定地说,如果妈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定会认得出来。“一看眼神就知道的,这是一种血缘上的感觉,是出自本能的。”

没有妈妈的日子里……

娱乐圈“妈妈”带我入行

生活中没有妈妈的照顾,但在事业上,丁子峻却一直被重量级的“大女人”眷顾。“许鞍华见了我说,来演戏吧,我挺你。”那个时候的丁子峻还在广告设计公司上班。被“许鞍华”的金字招牌吸引,他出演了《女人四十》中萧芳芳儿子的角色,正式踏入演艺圈。“许鞍华带我入行,萧芳芳则带我入戏。”这两个同为1947年出生的大女人成为了丁子峻演艺之路上的幸运女神。萧芳芳从见他的第一面起就叫他“儿子”:“放松演戏就好,你怎么来我怎么接!”芳芳姐的这句话让丁子峻至今记忆犹新。“就好像小时候学走路,无论往哪边摔倒都不怕,她总会把我扶住。”

丁子峻的名字也是萧芳芳取的。“她说我的本名像做生意的,必须想一个让人记得住、叫得响的名字。”丁子峻就去找大师算了五个名字出来,萧芳芳一眼相中了“子峻”两字。一来是简单明了;二来,“峻”字代表了崇山峻岭,男孩子应该有的冒险精神。

丁子峻有个习惯,进入新剧组会请主创人员吃饭。《流泪的新娘》开机第一天恰逢母亲节。丁子峻亲手设计了一个金牌挂件,吃饭的时候送给在剧中饰演自己母亲的陈莎莉老师。挂件上是一个装饰有爱心的小屋子,他取名为“爱满屋”。

没丈母娘想象的那么缺爱

谈到婚后生活,丁子峻一脸的阳光灿烂。妻子对自己工作的理解以及岳父岳母对自己的关怀,让丁子峻深感知足。“第一次见丈母娘前,她对我有一定了解。可能她觉得我是一个缺乏母爱的人,让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妈妈就好。”丁子峻调侃说,其实自己并没那么缺爱。

丁子峻也曾幻想过妈妈会来参加自己的婚礼,见证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天。但主家席的空位还是没有等到他期待已久的那个身影。

今年的母亲节是丁子峻婚后的第一个母亲节。他兴奋地说,准备自掏腰包请丈母娘带着朋友或岳父去旅游。“买一个手机可以去一趟泰国,买一个名牌包可以跑一趟欧洲。手机会淘汰,名牌包会坏,但是去旅游的话,经历可以讲一辈子,那是最好的礼物。”

对于还在寻觅中的妈妈,丁子峻在精神和物质上做好了充分准备,随时等待妈妈的出现:“媳妇讨好了,经济基础也打好了,家里会永远留一间房给妈妈。”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