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吕薇做客天下女人 讲述一个人江南女子的故事

2016-07-08 17:25:50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吕薇做客天下女人 讲述一个人江南女子的故事

在江南细雨中滋润长成的女子,出落得一身清爽精致,从西子湖畔款款而来,微笑间都含着温婉的别样气质。吕薇,这个江南人家的女孩,唱着字词柔软曲调幽然的民歌,做客《天下女人》,为我们讲述一个江南女子的故事。

江南美女吕薇

江南美女给人的印象大多是温婉容易害羞的,吕薇也不例外,她是个十足的江南美女,眉梢眼角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江南风情。她的长相和她擅长的音乐,都特别有她所出生的地域的风格。

但吕薇却直言“我们那边的人外表可能会让人觉得不是很惊艳型的,可能会比较细腻,但是内心其实有很大的反差”,“很坚强,很有主意,对爱情特别执著、特别专一,很投入,而且对家里人特别好,尤其对老公特别好”。总而言之,“江南女子就属于男人们都特别喜爱的那种,看着想保护,娶回家之后还特别贤惠、特别的照顾家人,蛮实用的”。这一连串赞美之词,加上吕薇的紫竹调一出口,主持人守镇的眼都直了,直嚷嚷“后悔自己是一个女的,不然可以去江南讨个媳妇”。

节目现场,从沪剧《燕燕做媒》到苏州评弹《蝶恋花》,吕薇向我们展示了吴地戏曲的曲回婉转。从音乐剧《大地铭记》中杨开慧大段台词的深情朗诵到又唱又跳地表演江南小调《采茶舞曲》,吕薇又向我们展示了她作为江南女子的柔情和灵动。这个出生在越剧世家的女孩,不仅有音乐和表演方面的天赋,更是濡染了水乡的灵性和戏曲艺术的韵味。

世界舞台上的吕薇

今年二月,吕薇在意大利米兰举办了一场名为《中国红 江南绿》的慈善音乐会,她用自己独具中国特色和江南韵味的演唱征服了歌剧之乡的观众们。在这场精彩的演出中,她不仅表演了江南式的丝竹小调和充满中国元素的歌曲,还在服装和饰品上花了很大的心思,她说,这场音乐会是一个载体,她希望把有代表性的中国元素带到世界的舞台上。

演唱会里,尽管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很镇定表演也毫无瑕疵,但吕薇却坦言“观众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内心是调整了好几次状态”。比如说,最后的意大利歌曲,一开始可能从语言上从技巧上面它纯粹是一种模仿,但是每一首歌都是跟意大利的艺术家一起合作的,“慢慢我就在排练的过程当中特别地受感染”。

排练的时候,吕薇跟一位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一起唱《饮酒歌》,“他有两百多斤重,长得特别像帕瓦罗蒂”。刚开始合乐的时候,他就一直对吕薇不是很信任,好像觉得“你这么瘦弱一小女子,唱《饮酒歌》?”刚开始的时候,吕薇也是特别特别担心,但她还是一直和颜悦色地,对他打招呼都很用心,“就希望他给我一些信心,但是通过后来合乐之后,合完乐,指挥一放下指挥棒之后,他就过来给我一个很深情的拥抱”。吕薇说她当时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因为她觉得,“不光是这首歌可能他对我放心了,可能这是意大利的艺术家,对你的一种认可”。

内心独立、执着的吕薇

在现场观看了吕薇的意大利演唱会后,吕薇的妈妈对她说了一句:“你现在唱那么好了”。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可外人不知道的是这句话里包含了多少复杂的情感。“我妈不愿意我搞文艺,但是后只不过顺水推舟,算了,你又去部队,现在也发展也挺好,就算了,所以对我的事情,生活上的事情关心,但是业务上的事情从来不关心。我在半年这段时间,准备去意大利开演唱会,我爸妈是不知道的。就临了跟他们说你们办一下护照我带你们出去玩儿”。

身为戏曲演员,吕薇的父母其实刚开始并不是很支持吕薇从事艺术行业,但小小的吕薇就已经很有自主意识,她通过和父母的抗争,选定了这条路并且一直坚持走到现在。人们常常觉得江南女子看上去很柔美纤弱,就因此小看了她们内心的力量。吕薇就是这样一种女孩,内心独立、有主见,这点从她五岁就敢绝食只为了能从事文艺工作就可窥见一斑。

五岁时学舞蹈,吕薇经常把袜子、棉毛裤磨一窟窿就回家了,“爸爸妈妈就特别烦,说你看你跳舞有什么好处,很累,袜子裤子又跳破了”,说完就不让吕薇再去学了。可小吕薇当时就很坚决,既不怕爸爸鸡毛掸子的吓唬,也不接受妈妈西瓜的引诱,坚持要跳舞,甚至说“不给买衣服,那我就光脚跳”,整个执着,坚定地就跟刘胡兰似的。为此,一向对女儿要求严格的爸爸也不得不妥协。

率性、可爱的吕薇

作为海政文工团的演员,吕薇经常去偏僻的海岛上为常年驻守在那儿的官兵表演,虽然那里的条件艰苦,但为官兵们表演一直都是吕薇很乐意做的事。有的岛上甚至只有一个战士,吕薇她们去表演的人都比战士人多。经常还没开始唱,吕薇她们就被战士们的故事感动得眼泪直掉。

“比方说像西沙,山上跟山下中间有一个水泵,这个水泵是要二十四小时不停地转,因为上面下面都有部队。有一个老志愿兵,他志愿兵都已经是将近二十年了,还是志愿兵,就守着这个水泵,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他的家人就跟着他也一块儿来这个岛上,就守着这么一水泵。家里的父母故去了之后,书信要大概晚半个月才能到,家里都骂他们不孝,但是他只能是这样”。在现场,吕薇听到这个故事,当场就哭上了,“那个大嫂一点都不哭就看着我们”。她问大嫂:“你这儿好吗?”大嫂说“挺好的,我习惯了”。当问她为什么不哭时,大嫂十分平静地说了一句“已经哭完了,泪水没了,我也习惯了”。所有的困境对她来说都已经是习惯,这样的故事在吕薇下部队表演的时候听得很多很多,她仍旧会感动得稀里哗啦。

在下部队表演的时候,吕薇还会与士兵们一起喝酒,出于对士兵们的崇敬,吕薇经常是对所有敬酒的人来者不拒。这一喝就不可收拾了,喝醉了之后吕薇有一个小习惯,她会不停地笑,还会拿起电话就按,然后开始笑,笑完挂上电话了,还没完事,她会不停地说自己是“侠骨柔肠”。这就是可爱的江南女子吕薇,有着江南女孩的细腻与柔美,也有着真性情、直率一面的吕薇。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