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吕正操早年跟随张学良 不顾86岁高龄赴美探望张学良

发布时间:2016-07-07  作者:趣名网

吕正操.jpg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国铁路交通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铁道兵政治委员吕正操同志,于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吕正操同志1934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吕正操语录

“在我的少年时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痛恨日本兵。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正言",我自己改为"正操",意思就是操练好了打日本侵略军。”

“常常想起那些为了保护我们而惨死在日本侵略者刺刀下的乡亲们,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

“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

平生三件事

打日本 管铁路 打网球

1905年1月4日,在日俄战争的战火中,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母亲生我的时候,为了免遭不测,把我藏到柴草垛里。”将军生前曾对新华社记者这样回忆。

早年生涯

加入东北军 跟随张学良

上了4年小学后,穷得连铅笔也买不起的吕正操失学了。他当过学徒、种过地,1922年,17岁的吕正操参加了东北军。“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正言",我自己改为"正操",意思就是操练好了打日本侵略军。”将军生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说。

吕正操参加的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由于他念过书——即使在辍学后,吕正操也一直坚持自学,又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1923年冬,被张学良推荐考入东北讲武堂深造。1925年毕业后,吕正操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干事,直到西安事变,他一直在张学良身边工作或在他部下任职。

西安事变后

加入共产党 冀中勇抗日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此时,吕正操正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和应邀来西安共商大计的中共代表罗瑞卿、许建国常有接触。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至此,东北军群龙无首,名存实亡。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吕正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53军130师691团团长。1937年5月,吕正操被中共中央北方局秘密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0月10日下午,吕正操率691团在进抵束鹿县半壁店,与日军骑兵队遭遇,发生激战,击毙日军少尉队长,随后乘着夜色进驻梅花镇四德村。深夜,日军进攻梅花镇,骑兵队将691团第一营包围。值此危急时刻,53军军长万福麟、师长周福成、旅长丛兆麟分别打电报让吕正操丢掉一营,随军而撤。吕正操撕碎电报,翻身上马,带队向敌阵冲击,接应一营突出重围。望着国民党大军撤退的方向,吕正操将手一挥:“就此脱离53军,寻找地下党,打游击去!”各营、连长们都同意回师北上。14日,吕正操率部在晋县小樵镇宣布起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上树起了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

骁勇善战

曾日打五仗 常一马当先

吕正操率部驰骋在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中的一段段传奇历史。他是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敌后武工队、回民支队的指挥者和领导者,并发动10余万人马参加百团大战,被毛泽东誉为“坚持平原游击战的模范”。

吕正操骁勇善战,成为冀中百姓心目中的传奇人物。最多时,他一天之内打过五仗,常常一马当先。冀中的吕司令,也是一个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的名字。将军生前回忆说,直到自己调到晋绥军区任司令员时,还看到过日本人的报道说,捉住了冀中军区的吕正操。

最爱网球

打麦场拉上网子就能打

抗战胜利后,吕正操又挺进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西满军区司令员,东北铁路总局局长,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铁道兵政委。“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将军生前曾用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回顾自己的一生。

吕正操的最大爱好就是打网球。即便是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也能找到打网球的净土:在村头的打麦场拉上网子,就是上好的网球场地。

百岁生日后,将军仍担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在东北军跟着张学良先生时,我就打网球了,一直打到90岁。后来,实在打不动了,就去发奖。”将军生前曾这样说。

吕正操与张学良.jpg

不顾86岁高龄

赴美探望张学良

吕正操与张学良的友情持续了逾半个多世纪。当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吕正操走上抗日之路后,已被蒋介石软禁起来的张学良曾让他的弟弟张学思转告吕正操:“这条路走对了。”

1991年3月10日,张学良偕夫人赵一荻赴美国探亲。其时,吕正操正在北京301医院住院。3月11日晚,张闾蘅(张学良五弟张学森之女)和杨虎城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杨拯民到医院看望吕正操,告知张学良夫妇赴美探亲的消息。

1991年5月23日,吕正操一行5人搭乘中国民航班机,飞向大洋彼岸。5月29日上午,一行人在纽约张学良住地见到了张学良。当86岁的吕正操刚走出电梯,便见90岁的张将军站在公寓门口等候,张学良一眼就认出了吕正操,老远便伸出手。半个多世纪没有见面了,两人双手紧握,四目相对,沉思片刻,互致问候。

两位老将军畅叙久别重逢之情。张学良幽默地说:“我可迷信了,信上帝。”吕正操随口接上:“我也迷信,信人民。”张学良笑着说:“你叫地老鼠。”这指的是当年吕正操在冀中和军民一起运用“地道战”等形式抗击日寇侵略的事。

之后,张闾蘅频繁来往于海峡两岸,为张学良和吕正操传递信息。由此,他们诗作唱和,往来不断。

张学良过世后,吕正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他一生志在国家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民族。他走了,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晚年养生之道:

看书 打桥牌 打网球

吕正操晚年还坚持每周打四五场网球,每场一两个小时,运动量颇为惊人。网球运动使他身体健康,头脑清晰。

吕正操晚年读书很随意,自称是杂家,哲学、经济学、历史、文艺等书籍都看,广闻博览。

据他的秘书说,他曾一度非常关心汇市,每天都要工作人员给他讲述当天的汇市情况。

他还喜欢打桥牌,曾和许多桥牌高手较量过,据内行讲,他的桥牌技艺相当有水准。他的夫人刘沙曾对记者说:“读书、打桥牌、打网球,是他晚年保持体力、脑力的三个招数。”

除了这些,他还坚持写日记。几十年来所积累的日记,成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他晚年还写了上百首诗词作品。他的诗作虽不敢说都是字字珠玑,但却句句情真意切。比如他的作品《川滇之行》:“蜀水滇江共铿锵,轻云嫩雨群芳。最喜无限夕阳好,人生难得老来忙。”

自1983年离休以后,将军始终关注国家大事,除在军队、铁路建设这两个最为关心的领域多有建言外,还对教育、经济、科技、新闻等多个领域都作过深入的调研,提出过重要建议。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