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  名: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 《冰河追凶》让大家吓一跳

2016-06-23 11:40:42 来源:随便吧名字频道 责任编辑:趣名网

魏晨透露,这几年找到他的剧本基本都是青春偶像剧,青春偶像片看腻了,看第一页已知后事如何,而《冰河追凶》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让大家吓一跳。

在走廊上候场的时候,采访间里传来了魏晨的歌声。一位媒体友人笑着告诉大家:“魏晨又唱歌了。”在这车轮战采访中,魏晨几乎被每一家媒体要求清唱一段电影《冰河追凶》的主题曲《破绽》。他唱得投入,绝不是简单敷衍地清唱,隔着房门依旧能感受到属于歌手的那股认真劲儿。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jpg

明知道魏晨这次的身份是演员,但伴随着这样的歌声,你还是会记起:魏晨是以歌手身份出道,这次他还为电影唱了主题曲呢。即便问他本人更喜欢演员还是歌手的身份,魏晨的答案也非常值得玩味。他指了指身后的《冰河追凶》易拉宝,坦率表示:“现在宣传电影我就喜欢演员。”不言而喻,歌手的身份当然重要。当聊起《我是歌手》,聊起4月音乐颁奖季中的N个奖项,聊起在不景气的大环境下音乐人因为热爱而认真做音乐的态度,魏晨聊得自信又带着几分使命感,那是一个他熟悉的领域。

而对于一个半陌生的领域——电影,魏晨又展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和热情。虽然目前参与的影视作品还很少,但魏晨似乎已经找到了个中奥妙。他表示自己一直很有想象力,看剧本时就能浮现出画面。这次和影帝梁家辉合作,家辉哥也传授了他一个诀窍,即找到人物之所以成立的中心点,找到行为动机,表演才能理所应当。

魏晨无奈地透露,这几年找到他的剧本基本都是青春偶像剧,看第一页已知后事如何,而《冰河追凶》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这个角色会让大家吓一跳。为了演好这个心有执念的角色,即使梁家辉在片场绘声绘色地讲述拍《东成西就》等经典电影时的搞笑往事,魏晨听着乐着,但却丝毫没有放松那根压抑的神经。

在拍最后那场重头戏的时候,魏晨喊哑了嗓子,据说那场戏发疯、失控、灵魂出窍,像音乐剧也像传教。在《冰河追凶》里魏晨可算是过了一把戏瘾,未来他还想像梁家辉一样演警察,或者挑战《破风》里的运动员角色。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1.jpg

我演凶手大家一定想不到

演戏就像唱歌靠总结经验

记者:可以先介绍一下你在《冰河追凶》里的角色吗?

魏晨:这次的角色叫做李永胜,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一个年轻人。他其实有很多的故事,他从小是一个孤儿,父母都被坏人害死了。然后他离开了这个村子上学之后又回到村子里,一方面是想帮助跟他同样遭遇的孩子们,因为坏人贪图利益,把污水排放在冰河里,因此有很多孩子先天的残疾。另外一方面他想要找到凶手来报仇报复。所以这个角色的状态很纠结,他是一个很热血,很有爱的年轻人;对待坏人,他又是很冷血,为了自己的家人和孩子们。

记者:感觉这是你演过的最复杂的角色,接拍这个戏的时候有一些小紧张吗?

魏晨:其实当时首先很喜欢这个剧本,戏的类型还有我们要去拍摄的地方,我都觉得很酷。我平时很喜欢看这种烧脑、推理的片子。当时也在想,如果我来演一个凶手的话,大家一定会想不到,大家一定会觉得“啊,原来是你啊”这种感觉。所以看到剧本的时候,就觉得一定要演。

记者:演这么复杂的角色你有去参考某些电影或者某些演员的表演吗?

魏晨:其实也不能说参考,因为自己喜欢看电影,就一定会接触到这个类型。比如说像国产的《全民目击》或者《白日焰火》《烈日灼心》这些都看过,虽然故事不一样,但是其实都是导演给你很多的线索,让你去设定谁是凶手,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有的时候你会猜到,有的时候你猜不到,就会觉得很过瘾。有的时候结尾是让你觉得很不开心,因为不合理,你会对电影有自己的见解。每个电影都会反应出来一个关于人的故事,这个电影也是一样。

记者:在你看过的这些悬疑推理的类型中,你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部?

魏晨:其实我挺喜欢家佳他们演的《全民目击》的,我觉得很难演。像我们这部戏有很多动作的场景,大家会觉得点很足,节奏很好。那个真的完全是在一个法庭里面,互相辩护,然后听对方的陈述,找到每个人攻破的点。之前还有一个电影叫《十二公民》,我觉得很好看,需要很强的台词功力和演技。

记者:你现在还是歌手的身份为主,演戏比较少。你觉得自己在演戏方面有开窍吗?还是一直都是开窍的状态?

魏晨:其实我一直都是很有想象力的,虽然不知道那些表演的细节,但是可能因为歌手的原因,当我看到这个戏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画面感。但是我觉得演戏就跟唱歌一样,你拍的戏多了才会总结,才会分析人物的角色,你才会更有把握更有节奏感地去诠释你的角色。当然一开始可能演的时候想了很多,就会很乱,就跟唱歌一样,起承转合是有节奏的,你只有把这些步骤把控好,大家在电影前面才会看到你是娓娓道来这样一个角色。所以我觉得经验还是有决定作用。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2.jpg

佟大为片场爱美食梁家辉忆往事

《东成西就》剧组拍戏就是玩儿

记者:这次跟影帝梁家辉合作,他有传授你几招吗?

魏晨:挺多的。和家辉哥、大为哥对戏不多,像冬雨和家佳,我觉得她们在表演方面都是我的老师。所以跟他们搭,我都会学到一些经验,尤其是跟家辉哥和大为哥。

记者:可以举个例子吗?家辉哥有教你什么吗?

魏晨:他会帮我去分析这个人物和角色,帮我设立一个中心点,这个点是这个角色是否成立的一个点,我们就会设定每个人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我们讨论的李永胜这个人,其实他就是有自己的执念,他要完成的不仅仅是杀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而是他要完成这样一个仪式,自己的使命。就是我不仅是要把你们杀了,而且是要把你们从很远的地方拉回到村子里,不管是千方百计设陷阱让你回到这里也好,还是把你们绑在这里也好,最后是要把你们扔进这个河里。为什么呢?是因为之前他们在这个河里欠了债,他们在这里犯了错,我要让河来惩罚你们,而不是我来惩罚你们。他是有这样一个仪式感,所以才会设了这么大一个局,让大家都来到这个村子里。所以当你确定这样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很明白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所有的动机是什么,这样你就会很成立,表演也很理所应当。

记者:那演这种反派,这种比较走火入魔的角色你自己会特别入戏吗?会不会做噩梦之类的?

魏晨:做噩梦倒不会。最后那场戏我们是隔两天拍的,那两天的情绪是一直很压抑的。而且因为在很大的场景里,除了天上下的雪之外,我们还要用人造的雪来做那些场景。那两天说话声都是哑的,因为要拼命地喊,就感觉不像普通的表演,像家辉哥说的有点像舞台剧一样,音乐剧或者像传教一样,到最后他已经疯了,这个人已经失控了,这个人灵魂已经出窍,他就是“我在给你们讲我的故事,你们听我的故事吗?”这样的状态。这个状态其实是蛮压抑的。

记者:感觉演戏的过程中是一个比较压抑的状态,所以剧组有好玩的事情吗?

魏晨:最有意思的是家辉哥和大为哥。大为哥是每次都会张罗我们吃很多好吃的,他有一个房车,房车旁边还有灶,可以自己做饭,我们平时可以加菜。家辉哥就一直跟我们讲他以前拍戏的好玩儿的事,讲的都是我们很喜欢的戏。比如像他刚拍完的《威虎山》或者《东成西就》,这些曾经的经典,然后在讲他们背后是怎么完成这个戏的,所以就觉得很好笑。

记者:可以透露一个小段子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魏晨:他说其实他们表演的完全跟剧本是不一样的,就是先坐下来,几个人开会说我们要怎么表演。那个飞机头他说他弄了一早上,最后有一个头发就掉下来了,他们就觉得掉下来的时候特别好看,特别搞笑,然后他就把另外几根都窝下来。他觉得那个时候就是怎么好玩儿怎么演,怎么搞怪怎么演。他们都抱着一个玩的态度在拍戏。

记者:你在剧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开心果还是比较安静的那个?

魏晨:因为表演的这些戏的状态,我觉得比较压抑。尤其是跟两位女生搭戏的状态,其实是最纠结的。我表面上是村子里的人,没有人怀疑到我,但是我需要绑架她们,需要从她们身上拿到线索。没有搭过这个类型的戏,蛮压抑的,很紧张。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3.jpg

冬天是栗子红薯味

想演警察和运动员

记者:这个戏去到零下40度的环境拍摄,你本人是一个怕冷的人吗?

魏晨:我其实还不算太怕冷,还可以。想到会冷,但没有想到那么冷。所有的人做了最好的准备,但是去到那都是一样,都是被冻透了。所以在那也是学了很多防冷的、抗冷的招数。

记者:你对家乡的冬天有什么印象吗?

魏晨:冬天就是有冬天的味道,冬天有糖炒栗子的味道,有烤红薯的味道。然后冬天有很干燥的,下了雪以后的味道。我觉得冬天有那个特殊的感觉。

记者:你们在剧组有吃这些吗?糖炒粒子、烤红薯。

魏晨:没有,我们吃饭其实挺艰苦的。最开始因为剧组也没有经验,就会给我们准备正常的便当盒,然后到那之后,其实还没打开那个便当,已经冰冷冰冷,已经硬了。大家随便吃几口,又开工了,很伤身体的。后来我们后勤老师也是蛮替大家着想的,就发现馒头还有汤类的菜,这样降温就比较慢,就做了比较暖的食物给大家。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记者:你现在接戏越来越多了,但也不是产量特别高,所以以后打算维持在一年几部戏吗?有这样的目标和计划吗?

魏晨:不管几部戏,只要身体、时间能够完成的情况下尽量去完成,但还是需要碰到合适的有缘分的脚本和角色。因为大家都会觉得魏晨可以演偶像剧,所以找来的很多是偶像剧,青春题材的。但是我会觉得演一次两次,大家是可以接受,但一直演,对于我来讲就没有新鲜感了。我看了剧本第一页就可以想到后面是怎么发展的,也蛮无聊的。所以看到这个戏的时候很喜欢,觉得是之前没有的类型。如果自己可以尝试,自己会吓一跳,大家看到也会吓一跳,蛮刺激的。

记者:今后想接到什么样的戏呢?

魏晨:挺多的,看到家辉哥他们演警察也很帅,我可不可以演警察?像之前彭于晏他们演的运动员骑单车,我觉得很艰苦,但是一个很难得的体验。我觉得拍戏就是你可以体验到不同的人生。 

魏晨青春偶像片看腻了4.jpg

《我是歌手》歌王不重要

爱的东西无法用金钱衡量

记者:歌手和演员的身份,你现在更喜欢哪一个呢?

魏晨:现在宣传电影我就喜欢演员,而且演员可以淋漓尽致做别人嘛,这个人有可能你曾经做过,有可能这个人离你很远很远,但是你都要把他塑造起来,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难度。

记者:现在4月份颁奖季你也得了好多男歌手的奖项,有什么样的感想吗?可以和粉丝分享一下获奖心情吗?

魏晨:首先当然很开心了,因为是整个团队一年的努力,整张专辑所有幕后的制作人老师们为我精心打造了一个作品,其实大家都希望一是自己满意,第二得到大家的认可,第三能够得到大家的肯定。得奖对于我也是一个肯定,也是对于所有付出努力的团队或者歌迷朋友的肯定。你这个时候拿奖,就证明你去年一年够努力,你做的东西够多,你才有可能拿奖,所以既是一个肯定,也是来年的动力和压力。如果你来年没有拿奖了,就是今年不够努力,还要继续加油才行。

记者:好像是张信哲也给你颁奖了,你和他私底下有一些交流吗?

魏晨:因为演唱会的导演是同一个导演,所以经常会从导演那里得到哲哥的消息,他做“还爱光年”的巡演做了很久,差不多有两年多将近三年的时间。我觉得是一个时代的烙印,他的音乐前奏一响起来,总会给我们带起很多美好的记忆。在颁奖礼上,我还给他推荐了《花开那年》,其实《匆匆那年》里他的歌曲也在里面贯穿了一个线索。我觉得一个好的歌手或者好的作品,可以有帮大家记忆美好的一个功能。所以也希望能做哲哥这样的歌手,可以这么努力,出这么多优秀的作品。

记者:你有安慰他一下吗?因为他没有得到歌王。

魏晨:我看了他的表演,我觉得他的表演已经很精彩。《我是歌手》这个舞台上都是音乐人、艺术家,是最最真挚的表达情感的舞台,所以我觉得他们对于名利已经看得很开了。所以他们可能不在意某一个奖或者到底谁是真正的歌王,他们可能只在于有没有选好歌,有没有在这个舞台上得到提升。而且哲哥最后唱了电子舞曲,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但是在这个舞台上做到了。所以也是不同的舞台有不同的魅力。

记者:那你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表演?

魏晨:这次的比赛其实我看的不是很多,那天正好是颁奖礼之前,我看了哲哥他们那个比赛,我觉得很精彩。尤其像哲哥出来,像Coco姐,像老狼大哥,这都是有太多回忆了,所以也是觉得很感动。大家都知道,音乐其实现在很不景气了,但还有这么多音乐人、还有这么多唱片公司在认真出唱片,花很多的钱,推新的歌手,推新的歌,推新的作品,一定知道没有回报的,是为什么?我觉得生意对于他们来讲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爱,是觉得这个东西是他们要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的。既然有人来听,我们就不能随便拿出一个东西来糊弄大家。所以我觉得这种爱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拿金钱来衡量的。

热门推荐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