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历史上真实的苏麻喇姑是不是德妃

发布时间:2016-06-17  作者:趣名网

苏麻喇姑(1615年-1705年),原名苏墨尔,满文转音为苏麻喇,“姑”是死后敬称。「苏麻喇」的意思是袋子。

她是清朝孝庄文皇后的侍女,出身於普通的蒙古族牧民家庭,随孝庄陪嫁进入后金宫廷。通晓蒙满文字。1636年,曾参与设计清朝开国冠服。曾经担任顺治帝、康熙帝两代皇帝的启蒙老师。老年时,又抚养康熙的第十二子胤裪。

康熙四十四年,苏麻喇姑以九旬高龄去世,以嫔的礼制下葬,园寝位於清东陵风水墙外东南方向新城。

蘇麻拉姑死後葬于孝庄太后昭西陵东,现地面建筑已无存,只省一个宝顶尚在蘇麻喇姑的生前死後历史上的蘇茉儿的确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她是蒙古族人,出生在科尔沁大草原一个贫苦牧民之家,生年大约在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前後。最初名字叫蘇茉儿,或蘇墨尔,为蒙语的音译,意思是毛制的长口袋。顺治晚期或康熙年间改称满名蘇麻喇,意思是“半大口袋”。她病逝後,宫中上下都尊称她为蘇麻喇姑。

由於蘇麻喇姑天生美丽聪慧,远近皆知,被科尔沁贝勒府看中,让她进府当上了贝勒寨桑的二女儿本布泰(又译作“布木布泰”)的贴身侍女。 

苏麻喇姑是不是德妃

这位二小姐不是别人,就是後来大名鼎鼎的孝庄文皇后。後金天命十年(1625年),本布泰虽然只有13岁,但已出落得像一个大姑娘了,明眸皓齿,娇美动人。就在这一年,本布泰在其兄长吴克善的护送下,长途跋涉到了後金都城盛京,与後金汗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极成婚,当时皇太极34岁。蘇麻喇姑作为本布泰的贴身侍女,也随主人陪嫁到了盛京。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蘇麻喇姑随已被尊为皇太后的本布泰到达北京,住进了金碧辉煌的紫禁城。 

这位来自蒙古草原的姑娘,自从进了贝勒府以後,眼界不断扩大,文化修养也迅速提高。她不仅蒙语讲得好,而且很快掌握了满语和汉语,特别是那一手漂亮的满文,赢得了全宫上下的称赞。於是,她奉孝庄皇太后之命,充当了幼年康熙帝的第一任满文老师。嘉庆年间,昭梿在他的《啸亭杂录》中记道:“仁皇帝幼时,赖其(指蘇麻喇姑)训迪,手教国书。” 

蘇麻喇姑心灵手巧,在裁剪方面也是行家裏手,凡她做的衣服,既合身,又美观,因此曾参与清朝衣冠饰样的制定。她自幼生长在蒙古草原,骑马当然更是十分在行,每次为主人孝庄文皇后到宫外办事,她都是骑马而行。 

蘇麻喇姑与孝庄文皇后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廝守达60馀年,二人之间实际上早已超出了一般的主仆关系。特别是在皇太极驾崩後,孝庄文皇后刚刚31岁,青春鼎盛便过上了孀居生活,很需要有一位知音相伴,而与她年龄相仿、一直独身的侍女蘇麻喇姑,当然是她的最佳人选。在公开场合她们是主仆关系,但在私下裏,却形同姐妹,正因为如此,蘇麻喇姑在宫中的实际地位很高,颇受尊敬。孝庄文皇后称她为格格,这是清朝皇室女儿的专用称号;顺治皇帝与她论平辈;康熙皇帝则称她为“额涅”、“额娘”,即母亲;康熙的众皇子们,则尊称她为祖母。而蘇麻喇姑却很有自知之明,始终谦恭谨慎。她不仅在孝庄文皇后面前毕恭毕敬,小心侍奉,而且对小于自己40多岁的康熙帝奉若神明,在皇帝面前总是自称奴才。 

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孝庄文皇后病逝。这给蘇麻喇姑以巨大的精神打击,使她陷入了悲伤、孤独、无聊之中,这时的蘇嘛喇姑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如果长期这样下去,对她的身心健康是极为不利的。  

为了排解她的悲伤和孤独,康熙皇帝决定把庶妃万琉哈氏(後来的定妃)所生的皇十二子胤祹交由蘇麻喇姑抚养。胤祹是康熙二十四年出生的,这时只有3虚岁。按清宫惯例,只有嫔以上内庭主位才有资格抚养皇子。让蘇麻喇姑抚养皇子,表明康熙帝对蘇麻喇姑十分信任和重视。蘇麻喇姑对於康熙帝的这一安排,当然心领神会,感激非常,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为了报答浩荡皇恩,她又重新振作起来,把一个女人天生的母爱和全部的精力全部倾注到了胤祹身上。 

蘇麻喇姑有著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使皇子胤祹健康成长。後来胤祹成为一位颇有政治头脑和才干的皇子,曾多次奉旨办理各种政务。在康熙末年争夺储位的激烈斗争中,胤祹很少介入,基本上保持中立,所以在雍正帝即位後,他不仅没有遭到打击、排挤,相反还被封为郡王。到了乾隆朝,胤祹晋封为和硕履亲王,授为议政大臣。乾隆二十八年,胤祹以79岁高龄寿终正寝。在康熙帝的35个皇子中,他是最高寿的。胤祹能荣列藩封,参与政务,并高寿而终,与蘇麻喇姑的精心培养、指点诲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他对蘇麻喇姑的感情也明显比其他皇子深。 

蘇麻喇姑有著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她终身未嫁,始终生活在皇宫大内,陪伴主人60馀年。孝庄文皇后离世後,她又在宫内度过了18个春秋。胤祹长大以後,不再需要她的抚养,使她得到了彻底解脱,从此开始过著舒适而恬淡的生活。晚年的蘇麻喇姑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这可能是受孝庄、顺治笃信佛教的影响。不过蘇麻喇姑信奉佛教与别人明显不同,她既不是完全出於消遣、排解寂寞,也不是为了祈求佛祖保祐自己,而是把信佛与忠於皇上、报答皇恩结合起来。念佛诵经是她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她经常发自内心地表示:“愿意多活几年,为主子叩头祈祷,以尽奴才的一点心意。”她还说,自己存活一世“只是为主子念佛祈福罢了”,“蒙主子厚恩,每日只是在佛像前尽力为主子祈祷,祝愿主子万万岁”。 

蘇麻喇姑在生活上有两个与人不同的特点:一是终年不浴,只有到年终最後一天即除夕之日,才用少量的水洗一洗身体,然後再把这些用过的脏水喝掉;二是终生不吃药,即便病情再重,也不服用任何药物。她的这两个特殊的生活习惯就连位尊九五的皇帝都很清楚。何以如此?人们曾有不同的解释,但都不能令人信服。不过,她的身体却一直很好,活到了90多岁,这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时代,当然算是难得的高寿。 

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八月二十七日,蘇麻喇姑终於病倒在床,腹内攻痛便血,不思饮食。两天后,病情更加严重,这时康熙皇帝正在塞外巡视。蘇麻喇姑见自己的病越来越重,皇帝又不在皇宫,心中也没了底。於是,她把康熙帝的皇三子胤祉、皇八子胤禩和皇十二子胤祹等召到床前,对他们说:“老奴才我蒙皇上厚恩,惟在佛前效力,日祝皇上万万岁。今我便血,腹内攻痛难忍,尔等若发邸报急奏,则皇上必赐治病良方,尔等代奏我此言。”皇子们见祖母病得如此严重,建议马上召御医诊治,但蘇麻喇姑不肯,她只相信皇上,认为只有皇上才能治好她的病。皇子们背著蘇麻喇姑,把御医找来,向他们介绍了蘇麻喇姑的病情,徵询他们的看法。御医说这是老年人脾虚,内火盛之症,如不紧治,很危险。皇子们一面抓紧向皇父奏报蘇麻喇姑病情,一面令内务府总管开始准备後事。  

康熙四十四年九月初七日(1705年10月24日),蘇麻喇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结束了她那丰富多彩的一生,终年90多岁。 

对於蘇麻喇姑的逝世,皇宫裏的人都很悲痛。出殡那一天,除留皇五子胤祺、皇十子胤礻我照顾皇太后,皇十四子胤禵留在紫禁城外,其馀成年皇子都参加了出殡仪式。 

蘇麻喇姑灵柩停入殡宫後,皇子们都各自回府了,唯独皇十二子胤祹却提出要求说:“姑妈自幼将我养育,我并未能报答即如此矣,我愿住守数日,百日内供饭,三七诵经。”按照惯例,为像蘇麻喇姑这样仆人身份的人办丧事,没有皇子供饭、三七诵经的先例。胤祉未敢擅自答应胤祹的要求,所以在九月初九日奏报蘇麻喇姑病逝的奏折裏,也写进了胤祹的要求,请示皇父。康熙帝在奏折上批道:“十二阿哥之言甚是,著依其所请。”胤祹住在殡宫,为蘇麻喇姑守灵,供饭,诵经,其他皇子则轮流每天派一人给胤祹做伴。 

康熙帝曾指示皇子:祖母事出,留七日再净身入殓。目的是想回宫後再亲眼看一看敬爱的额娘,向她的遗体告别。但後来他计算十五日才能回宫,於是再次降谕,让皇子们将蘇麻喇姑遗体再留7天,等到他回宫後再定。由此可以看出康熙帝与蘇麻喇姑之间的眷眷深情。 

为了回报蘇麻喇姑对大清所做出的贡献,报答她对自己“手教国书,赖其训迪”和抚养皇子的恩情,康熙皇帝决定按嫔礼为蘇麻喇姑办理丧事。这对於奴仆出身的蘇麻喇姑,可以说是旷典殊荣。蘇麻喇姑生前与孝庄文皇后朝夕相伴60多年,度过了不平凡的岁月,死後当然也应该让她俩长依相伴。当时,孝庄的梓宫停放在遵化昌瑞山下的暂安奉殿内,康熙皇帝决定将蘇麻喇姑的灵柩也停放於此。蘇麻喇姑的灵柩是于康熙四十四年十月十三日移入暂安奉殿的,主仆二人相别已经18个年头了,此次冥间重逢,想必一定会感谢康熙帝为她们做出的这一精心周到的安排。  

康熙皇帝生前未能解决祖母孝庄文皇后的陵寝问题,所以孝庄和蘇麻喇姑的灵柩一直停放在暂安奉殿内。雍正皇帝即位後,认为自孝庄文皇后停灵暂安奉殿後,大清国运昌盛,圣祖在位长久,子孙繁衍,说明暂安奉殿这个地方是风水宝地,於是决定将暂安奉殿改建为昭西陵。改建工程于雍正三年(1725年)二月初三日破土动工,同年十一月全工告竣,十二月初十日,孝庄文皇后正式入葬昭西陵地宫。蘇麻喇姑既不是皇室成员、爱新觉罗後代,也不是皇帝的嫔御,风水攸关,名份所限,当然不能与主人同葬昭西陵。雍正只比皇三子允祉小1岁,蘇麻喇姑去世时,雍正已28岁了。他对蘇麻喇姑非常了解,也是非常敬重,曾与其他皇子一道参加蘇麻喇姑的丧礼活动。为了照顾蘇麻喇姑与孝庄之间的亲密关系,雍正皇帝决定将其葬在昭西陵附近,经风水官员相度,将其墓地选定在昭西陵以东南新城的东墻外,距昭西陵只有1.5公里。 

蘇麻喇姑园寝于雍正三年二月动工,同年七月完工,八月初七日将蘇麻喇姑葬入该园寝内。这座园寝坐北朝南,主要建筑由北到南有:地宫上建宝顶,前建园寝门3座、亭堂3间、大门3间,环以朱垣。门外建东西值房、东西厢房。宝顶位於园寝纵向中轴线上。

 

孝恭仁皇后(1660年-1723年),姓乌雅氏,护军参领、加封一等公威武女,是康熙帝之妃。雍正帝生母。乌雅氏原籍为满洲镶蓝旗包衣,雍正朝提正黄旗。

原是隶满洲正黄旗包衣,官书上只提其属满州正白旗,护军参领卫武之女,孝恭祖父额参曾任膳房总管,内务府包衣,雍正宣称乌雅氏乃“额柏根,本朝旧族,创世名家,在太祖高皇帝时,抚育禁庭,视同子侄。额参历事三朝,军功懋著。魏武天挺俊杰,启后承先,厚德钟灵,笃生圣母,宜加峻秩,以协彝章。将额柏根、额参、魏武,俱追一等公。一等公,世袭罔替。”魏武,碑文写作又作卫武,《乌雅氏族谱》写作纬武。

乌雅氏出身较低微,得到康熙召幸之后也一直是低阶嫔妃,直到康熙十七年十月,乌雅氏生下皇四子胤禛,也就是未来的雍正帝,才在康熙十八年晋封为德嫔,二十年晋德妃。

待亲生儿子即位为雍正帝后,身为生母的乌雅氏已年高六十三岁。雍正本欲尊奉生母为皇太后,并拟定徽号微为仁寿皇太后,同时还打算请她从原本居住的永和宫,迁住至专供太后养老的宁寿宫,但等不及恭上徽号,乌雅氏即于雍正元年五月二十三日丑刻崩逝于永和宫,享寿六十四岁。同年八月加谥号“孝恭宣惠温肃定裕赞天承圣仁”,九月合葬景陵,升祔太庙。乾隆元年三月加谥“慈纯”,嘉庆四年五月加谥“钦穆”。最终谥号是孝恭宣惠温肃定裕慈纯钦穆赞天承圣仁皇后。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