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中悲观的美好世界

发布时间:2016-05-05  作者:趣名网

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战斗。”是美国作家海明威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结尾,是主人公乔丹身负重伤、独自留下阻击敌军时,他的内心独白。海明威曾在一战中负伤,这影响了他的一生,他的思想极为悲观,但仍然声称世界是美好的,然而小编却只同意后半句。大卫·芬奇执导的《七宗罪》则更进一步,整部影片是在反问,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是美好的?今天一起和趣名网小编来通过《七宗罪》更加直观的了解“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战斗。”吧!

世界是美好的1.jpg

William Somerset: Hemingway once wrote, "The world'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I agree with the second part.

威廉·沙摩塞:海明威曾经写过,“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战斗。”我同意后半句。

大卫·芬奇《七宗罪》

七宗罪的英文名字叫SEVEN,这是一个有着许多宗教象征含义的数字,上帝创世纪就是七天,七宗罪也是七,电影中摩根•弗里曼饰演的老警察米尔斯马上剩下七天就要退休了,他迎来了布拉德•皮特饰演的最后一任搭档。就在这最后的日子,这座阴郁也阴雨不断的城市里连续发生命案,死法奇特,都是按照七宗罪的顺序惩罚而死。老警探米尔斯敏锐的发现连环杀人凶手是在用这种杀人的方式布道。尽管凶手设计巧妙,甚至挑破自己的手指不留下任何指纹,但是沉着精明的老侦探米尔斯还是从图书馆借《神曲》、《坎特伯雷的故事》、《失乐园》等这样的书籍名单中找到了凶手的线索。

摩根•弗里曼、布拉德•彼特、凯文•史派西三大男主角的精彩表演支撑起了这部电影的灵魂。摩根•弗里曼的沉着与布拉德•彼特一开始就呈现出的自信、暴躁的性格之间形成反差和张力,布拉德•彼特的这种暴躁最终也成功被连环杀手利用完成了七宗罪的最后两宗——暴怒和嫉妒。他抓住了人性的弱点,完成了自己的认为布道。

在《恋爱中的莎士比亚》中饰演女主角的帕特洛在电影中饰演布拉德•彼特的怀孕妻子,凶手最终割下了她的头颅激怒了布拉德•彼特,而他自己也作为嫉妒者本身求仁得仁,人虽死但是目的却成功了。

凯文•史派西饰演了这个变态的大反派,这个角色性格和内心世界非常值得研究,我此前欣赏过史派西在《王牌对王牌》中和塞缪尔•杰克逊的精彩对手戏,这部黑色惊悚影片中他的研究是超一流的水准。

他熟读《圣经》以及《神曲》等宗教神学作品,杀人有着极强的逻辑性和宗教神圣性,宗教的道德评判在他看来是超越世俗法律的,他认为自己活得了神启,完成七宗罪这样杀人的“艺术品”,引起世人的思考和关注。这种宗教般的神圣感,让我想起那些纳粹,还有某些极权主义国家的革命圣徒、邪教人物,这种宗教神圣感使得他们对杀人等种种罪行都得到一种神圣意义,或是出于救赎的目的、或是出于革命的名义、或是推动历史前进必然性的需要,一种巨大的无穷的力量一旦附加到个体身上所产生出的“神圣性的罪恶”。

电影中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有一段对追查的凶手的探讨,他们发现了了他的日记等等,如果说这个凶手真的是魔鬼也就罢了,魔鬼作恶是必然,但是这个凶手是人,有着神圣性使命的个体的作恶。这样复杂性格的人物被凯文•史派西诠释的非常精彩。影片情节绝对引人入胜,最精彩的转折在于警察们对于凶案素手无策之际,他自己出来到警局自首,期间坐在审讯室内悠闲地摆弄着杯子里的茶叶包,熟悉人间的法律程序,讨价还价之中充满了对这种生活秩序的不屑和嘲弄。

世界是美好的2.jpg

影片最后的结局出人意料,连环杀手成功的抓住了人性的弱点,激怒了警察开枪杀人,他自己虽然死了,但是这种死亡是出于他的殉道。他以布道人的身份降临以殉道者的身份离开,七宗令人发指的罪行难道是神借他的手对人性弱点的永恒鞭笞?影片让人感受到人性一种无力的宿命感,难以逃遁。这部电影不是迷恋那种警匪片的追逐和厮杀,而是展现出一个具有强大逻辑、深厚宗教神学背景且心里极度变态杀手来完成他认为的“拯救”行为,这是最可怕的,一个个体尚且如此,当一个集体在这种意识形态下的行为的疯狂就更加恐怖,这种现象在生活和历史的中不是没有发生过。

杀人的理性就在于动机的成立,影片中的变态宗教杀手有着一整套非常缜密的行为动机,“审判”——“拯救”——“布道”。一个理性的人干着魔鬼才能干出的事情,理性与疯狂的结合体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个人僭越神的位置执掌罪与罚的结局可能是什么?这是值得关注的。

电影的最后,两位警察和这位变态杀手坐在一辆车里面有一段精彩的对话,杀手神态自若,说着一番听起来并不深奥,但又耐人琢磨的话语,这些话有着他生活、价值观、道德取向、行为逻辑的一系列内在原因,一旦个人完成了自己行为的逻辑理论建构是很难再被动摇和改变的,它将被在行动中坚定不移的灌输。我节选了影片中的一段话:

“一个女人,她的内心是那么丑陋,以至没有美丽的外表她就活不下去。一个毒品贩子,确切的说是一个贩毒的鸡奸者!别忘了还有那个传播疾病的妓女!只有在这个堕落人世里才能无愧地说这些人是无辜的,并且装出正义的嘴脸。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在每个街角、每个家庭中看见种种致命的罪行,并且还容忍它们。我们容忍它们因为它们是常见的、鸡毛蒜皮的事。我们一天到晚都要忍受它们。好吧,再也不会这样了。我竖立了典范。世人将我的所作所为进行思索、研究和效仿……直到永远。 ”

如果你认真考察一下一些邪教思想、一些极权主义观点,会发现许多相似的因子。

电影最后的结局不是什么光明战胜黑暗,而是让人感到相当的悲观和绝望,一个智商超高的罪犯殉道了,一个维护法律的警察拔枪杀人成了罪犯,一个洞晓了一切的警探却对于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都无能为力,七宗罪这样的原罪依旧依附在每一个人性深处,等待时机挥发。

影片的最后老警探米尔斯引用了海明威的一句话:“世界是美好的,是值得我们去奋斗的。”他说他只是觉得后半句很对,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很悲观的态度,我的理解却有些不同,与因为世界的美好而奋斗相比,在明知道了世界的不美好仍旧坚持奋斗的更为让人肃然起敬。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