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名网

姓名:    单姓  复姓       
首页 > 姓氏名人

无奈的绝望——海子幸福之死

发布时间:2016-04-29  作者:趣名网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海子的抒情名篇。然而对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它是海子真诚善良的祈愿,愿每一个陌生人在尘世中获得幸福。同时也表达出了海子内心的孤独与绝望。然而这样一个内心孤独与绝望却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年仅25岁。接下来和趣名网一下看看无奈的绝望——海子幸福之死吧!

海子.jpg

读过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人,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原因是他的祝福。哪个人不喜欢被别人祝福呢?

然而我不,我感到冷,一种透心的冷,原因是他的无奈和绝望。

他想做一个幸福的人,他的幸福就是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但“从明天起”,说明他今天生活不幸。到底什么不幸?这不好说,但逃不出物质和精神。

在北京这样一个现代大都市中,来自安徽怀宁乡下的贫民海子一定遭受沉重的压抑,这是城市文明对乡村文明的压抑,是现代文明对传统文明的排挤,物质的贫穷让他痛苦,而精神的追求与其说是解脱,还不如说是加剧了他的痛苦!他说:“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然而在现实中,谁不说他一无所有呢?“精神”,“精神”能当饭吃吗?“精神”能看见吗?只有金钱才是真实的,这就是小市民普遍的心态。面对这样的世道,海子为了保持自尊,除了死亡还能做什么?

所以当海子喊出“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时,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而我们望文生义,真的以为他要从俗了,多浅薄啊!否则的话,我们如何解释最后一句诗呢?如何解释他的死亡呢?

记得近代学者王国维先生自沉昆明湖后,陈寅恪先生曾这样探寻死因,认为这是文化心态造成的。也就是说,王国维的精神世界跟现实的意识形态构成巨大的反差,导致精神杠杆的不平衡,加上他深受叔本华悲观哲学的影响,于是一了百了。

而海子,难道不是这样吗?我到过他的家乡。1998年,当我从南京出发进入安徽,经过和县、含山、庐江等地,扑入我眼帘的都是泥土房、稻草堆,一派落后的乡村景象,而海子生活在八十年代,那里一定还要大大落后。就是在这样的土壤中生长的海子,他与生俱来的泥土气息一定非常浓厚,就像他在《活在珍贵的人间》一诗中所描写的:“踩在青草上/我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这块“黑土块”干净、朴实,一到北京,怎能禁得起水门汀的碰撞,于是,很快就粉碎了,被环卫工人扫掉了。这是他的荣耀,也是他的悲剧!如果他作为一般的打工者进城,他反而可能不会终结生命。

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jpg

由于这样的无奈和绝望,所以他反复地歌唱幸福,反复地为他人祝福,因为祝福他人也使自己感到温暖,分享幸福也使自己感到快乐,而实际上,他当时的心情已寂寞到不能再寂寞,绝望到不能再绝望了。他还为自己的绝望构造了一个意象: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愿”一人享受。这样唯美的境界,我们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海子离天堂已经不远了。

关闭
关闭